談談我撰寫的十齣新粵劇

粵劇《蝶海情僧》

越劇《蝶海情僧》

京劇《蝶海情僧》

《蝶海情僧》三地聯演

《金玉觀世音》

《大唐胭脂》

《聊齋驚夢》

《俏孔明》

《李清照新傳》

《潘金蓮新傳》

《觀音情度韋陀天》

《英烈孔雀王》

《錢塘金粉》

謝謝你的支持和鼓勵,我這個風水師也學人寫寫粵劇,

圓了當年入電影圈失意的夢……

談談我撰寫的十齣新粵劇

自出娘胎便聽唐滌生的粵曲,曾說過唐的曲,金庸的小說,再加一本「紅樓夢」,可陪伴着我過任何的退休生活,絕不沉悶。時至今天,我還在讀唐滌生先生的劇本。

慢慢讀下來聽下來,開始發覺唐滌生唐哥遇上白雪仙仙姐的粵劇最為出色,後來才知道,仙姐對唐哥有尖刻的要求,很多時「不收貨」發回重寫,才造就了今日四大戲寶的字字芳華。驀然感到,人生要經歷練,藝術也要不斷要求,方成大器。對於我這個業餘的粵劇編撰新手而言,這是一份很好的提示。

既然上天給我編撰粵劇的緣份,那便好好把工作做好。儘量為粵劇文化盡心盡力做點工作吧!

x                    x                   x                                

回顧這兩年的劇本,雖然外間口碑很好,但我這個人要求很高,自覺不足,改寫的願力很大。「蝶海情僧」今年一月,京劇版正式在港演出了,粵劇版也作第四次的重演,新劇演出的場次,已是新戲破紀錄中的紀錄。「蝶」劇的介口對白還寫得不夠好,如能再六度重演,希能以新版本面世。「金玉觀世音」由今年開始要「北征」了,普陀山觀音道場要改編此劇成越劇,方興未艾,京劇版的「金玉觀世音」卻未找到適合人選,導演女皇陳薪伊來執導是我早與陳導談好的,反之黃梅戲中有適合的觀音人選,越劇的「金玉觀世音」以茅威濤來演最傳神,她是唯一的易男易女。「金玉觀世音」首演由述姐陳好逑來演,功架造型依然壓台無比,數十年的舞台魅力狂放,後由廣東粵劇團依原著五小時版取出來演的兩場戲為主幹,寫成「觀音情度韋陀天」,由蔣文端來演,散發年青觀音的特殊氣質,在丁凡院長的演出及設計下,「斷肢還父」一場戲排演出色。「觀音」取得豐碩的成果,且看未來的演出緣份。作為佛弟子,此劇之成功,我已滿足之極。

「大唐胭脂」初由衛駿輝及陳咏儀兩位演出,一經改寫劇本後,新版「大唐胭脂」會用唐代服裝重排重演,由曾小敏小姐率領的廣東粵劇青年團排演,此劇未來亦會安排給香港八和的新一代粵劇藝人演出,還在密切注視誰是最理想的胭脂及曉郎。

第四齣戲「聊齋驚夢」給蓋鳴暉的鳴芝聲演活了,吳美英的小倩,陳鴻進的妖公子,甚至陳嘉鳴的姥姥已成功出位。其演出成績暫時無法取代。二○一三年下半年盡量安排四度重演。「俏孔明」充滿創意及黑色幽默,嘗試以「俏」的角度來寫一個「至情至聖」的「好玩」孔明,又加入占卜星相,其創意為群劇之首,目前正進行劇本修改,加強司馬懿的戲,將安排重演。

至執筆時已寫了八個粵劇劇本,其中「潘金蓮新傳」計劃改編成話劇,主角是那隻黑貓,女主角及製作班底還在甄選。「李清照新傳」原名「傾國傾情」,在這段時間作二度重演。文化界對此戲評價極高,紛紛要求我寫「李清照後傳」,也就是「尋尋覓覓」李清照被張汝舟騙情離婚坐窂的那段遭遇,但我不喜歡張汝舟,也沒有老倌願意演,被迫擱下。反之,馮剛毅細哥演活宋徽宗,可寫他與四個歌妓才女的故事,彭熾權老師演活佛印,看了「李清照新傳」最捨不得的角式便是他,彭老師曾演我的「大唐胭脂」演活了鐵爺爺,與陳鴻進後演分庭伉儷,佛印可獨立寫一劇本,由年青演到老,彭老師只此一人能勝任,這些計劃,都安排在二○一四年了。

    二○一三年有何大製作呢?

            x                  x                  x                                                 

如果你一向從未看過粵劇,那你便要緊記五個字:「英烈孔雀王」。如果你經常看粵劇,你在等待一部劇情重未看過,故事從未聽過的粵劇,請來看「英烈孔雀王」。

「英烈孔雀王」是我於閉關入定時所躍現的故事。中國七大俊男(宋玉、潘安等)之一是一個叫高肅的蘭陵王,由於太英俊,上陣時要帶上面具,增其暴性,京劇的花臉及四川變臉,便源於高肅,也就是歷史上非常有名的花木蘭的「正牌上司」,傳說花木蘭喬裝當高肅的廚兵,負責高肅的御饍,才十數年不被識破女身,而花木蘭一直愛戀者,正是蘭陵王。但這次粵劇,我並沒有把花木蘭寫進去,因為已有趙薇演過花木蘭,這次我寫「玉露郡主」,一個更值得千呵萬寵的神仙女子。

「英烈孔雀王」是極具創意的一部大型至情至聖粵劇,背境是魏晉南北朝時齊國與一個叫「柔然」國的國仇家恨故事,故事匪夷所思,出人意表,是因為在這個年代,中國出現了一個叫「誌公」的和尚,這位寶誌禪師擁有六通,能變十一面觀音,並能帶人看前世!

「看前世」?相信任何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前世,如果誌公帶你去看前世,你有興趣參加這個「看前世之旅」嗎?「英烈孔雀王」講述誌公帶着蘭陵王及玉露郡主,登上雲端看前生,竟發現三百年前,二人竟是曹植及洛神甄宓的轉世,回到此生,妨如隔世,但卻在問,那曹丕轉世成了何人,又將用什麼方法令他們這世受盡折磨,無法結合呢?

 在兩國的重重誤會及戰爭之後,二人內心深處,穿插着這個匪夷所思的思維,在過去戲劇中,從來沒有這樣的橋段。在兄長重重壓迫下,蘭陵感到宿世的命運又一次駕臨自己的悲劇命運中,與前世愛侶轉世投胎又重臨分離宿命,於是他要改變命運,不再重蹈曹植轉世的宿命,戲劇發展下去最微妙之處,正是觀眾追尋曹丕轉生為誰,到底還在傷害二人嗎?答案當然在最後一幕,用一枝奪命的毒箭訴說這個秘密……答案當然是相反的……

從「蝶海情僧」到「聊齋驚夢」,我常嘗試在傳統的鴛鴦蝴蝶之中,加入哲學的層次,令粵劇的深度更進一級,盡管還未能全部成功,但觀眾一直支持,我朝此方向去寫我的新戲寶,這正是李居明風格,這解釋了為何「潘金蓮新傳」內有一隻舞台上看不見的黑貓,那隻貓正是景陽崗被武松打死的老虎靈魂投胎,在偷偷目擊潘金蓮與武松的悲劇戀情,見証因果,想下去令人毛管一動。為何「金玉觀世音」要令觀音踏死蟾蜍,因為她也是人,也會殺生,但當發現是苦瓜時,方知萬法唯心造,方知自己的迂腐與無知,殺生只在一念。

「英烈孔雀王」由蓋鳴暉率領鳴芝聲劇團傾力演出,已列為賀歲戲寶,及新光戲院開年大戲,高度重視,佈景服裝,不惜工本,為創造李居明及蓋鳴暉合作的「招牌戲」而奉獻,給觀眾超值又高水平的粵劇演出。

阮兆輝先生今年從藝六十年,會舉行一連串紀念活動,可喜可賀。輝哥德高望重,以「英烈孔雀王」為其賀歲紀念作,飾演柔然國王金風,第二幕與蘭陵把酒談詩,又互相惺惺相惜,不忍刺殺及毒殺對方,欲殺又止的一場戲,可謂輝哥從藝的代表作之一,片中輝哥唱出新曲「庭院花悟道」,悅耳動聽,為近年難得一見的粵劇好小曲,聯同「二泉映月」、「苦海智慧船」、「帝苑望帝魂」等連串悅耳小曲,此戲的主題曲十多首,首首聽出耳油,吳美英飾演玉露郡主,至情至聖,為美英繼香凝後又一突破之作。

陳鴻進飾演寶誌和尚,為演此戲剃光了頭,掛白鬚白眉,多首插曲,佛意濃情,是鴻進的代表作。新劍郎及溫玉瑜以A B角身份演活大反派槐陵王子,陳嘉鳴近年戲戲出位,我特別要她來演「斛妃」,妖艷狠毒,弒君只為一段妬忌之情,用毒香殺戮後宮情場對手,只看她殺呂鴻廣飾演的齊王已值回票價。

   

此戲又加入電子畫佈景,劇情緊張,盪氣迴腸,蘭陵孔雀王兩重身份,忠奸難辨,但又至聖至情,賺人熱淚,其中戲劇均力求創新,要觀眾有新戲看,其中此戲之情意,令人一迴三轉,好戲難忘。

               x                 x                 x                                                  

農曆第二檔上演我的另一新創作「錢塘金粉」,由蔣文端飾演錢塘歌妓蘇小小,由龍貫天飾演金粉才俊阮郁,為令龍貫天先生初次與我合作,有更大的發揮及挑戰,首次兼演鮑仁。原著歷史阮郁與鮑仁樣子有幾分相近,鮑仁四十而未仕,皆因盤川之資不足。蘇小小義借上京之費,我將電影「蘇小小」為藍本,再重新編撰,加入「石老師」這個角式,此角在電影沒有出場,邀請陳鴻進破例演出,我參照了「九天玄女」中的波叔歸大爺,令此戲別於傳統的蘇小小。開場蘇小小以色相義籌補堤銀兩及賑濟災民,已先聲奪人。西湖十景一曲唱罷,靈隱寺前二人相遇……,此戲還邀請廖國森、呂鴻廣、陳嘉鳴、鄭詠梅來配戲……

                  x                x                x                                                   

李淑勤繼「李清照新傳」後,將在二○一三年排練我為佛山粵劇團特別撰寫的「新牡丹亭」,考慮任白戲寶中,此戲沿用昆曲,有判官出場,比教席杜寶及父母親的戲好睇,出棺戲也不好看,我的野心是重寫粵劇「牡丹亭」,當然唐滌生先生的兩場主題曲好戲有珠寶在前,但希能令全劇有更深一層的意趣,其中牡丹亭能時空超越,便很合李居明的風格。此戲可望在二○一三年下半年於新光隆重上映。李淑勤已因「李清照新傳」而紅通半邊天,主題曲我正乞求出DVD及唱片,希望「李清照」唱片快點面世,因為此劇主題曲十分悅耳。

為廣東粵劇團繼「觀音情度韋陀天」後,一如「李清照新傳」與李淑勤合作愉快,我與丁凡及蔣文端合作愉快,惺惺相惜。蔣文端小姐完成「錢塘金粉」後,將會全力投入廣東粵劇團與盛世天二度合作的新派大型粵劇「郡王甄妃」的排練,這部粵劇甄嬛傳採用電視劇部份情節,重寫十七貝勒果郡王與甄嬛的愛情故事,廣東粵劇團傾巢而出,又邀請林家寶先生飾演雍正皇帝,動員全團一百五十人,全部改穿清裝上演,演員均剃髮上陣,能以清裝演大型粵劇,非話劇製作,全用上粵劇排場及口古介口,令人期望。此戲將於二○一三年下半年作盛世天壓卷傑作。

當然還有一個神秘計劃,是為鳴芝聲寫一個喜劇粵劇,由於戲軌特別,暫不公開……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