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金玉觀世音>

我如何編撰「金玉觀世音」

序 幕  妖狐獻媚—韋護大戰九尾狐

韋護吳仟峰以小曲「連環扣」掀起舞台上騎馬功架,九尾狐未到陰風先到,陳咏儀妖裝首演以一曲「未笙怨」及「追信」揭開全劇序幕,武打功架壓台增威。九尾狐不敵突施媚功,以「龍飛鳳舞」誘惑韋護,前段武打後段柔情,曲詞綺麗,轉入小曲「上花轎」,此幕先聲奪人,陰柔陽剛並重,為難得的序幕折子戲。

第一幕  壽筵刺袈—妙善三戲妙莊王

妙善陳好逑三戲父親妙莊王阮兆輝引發尚方寶劍刺劈袈裟一幕,舞台大地震之連場好戲揭開第一幕。逑姐以刀馬旦后功架唱「皈依佛」曲牌盛裝出場,豔壓金鑾。抗婚嬌嗔唱「平湖秋月」小曲盡顯逑姐子喉功力。阮兆輝輝哥唱腔功架爐火純青,與逑姐同樣擁有超過五十年的舞台經驗,當輝哥取劍劈袈裟時全台地震,音響燈光效果由傳真機構曾景祥大師設計,配合多媒體視像,令觀眾大開眼界。

第二幕  義釋妖狸—雙星恨西皮三對唱

逑姐與吳仟峰仔哥在「歡樂滿東華」優先唱出的一段「殺生遣情」,便是這一幕之開場,全段用小曲「雙星恨」譜詞。此曲喻為小曲之王,悅耳之處,成就了「牡丹亭驚夢」幽媾一段成粵劇經典。這次取來演繹韋護夜夜怕冤魂索命,戰場元帥金剛外貌,卻怕刀下亡魂索命一段,口碑洶湧,這次大袍大甲演出,再串連釋放妖狸,先迷惑公主到雷神電擊,「西皮三重唱」首現舞台,二位老倌逑姐、仔哥及咏儀三重唱,悅耳動聽,將劇情推上高潮,引發妙莊王含淚逐愛女一段。輝哥妙莊王外嚴內柔,以「長滾花」說盡天下父母心,令普天下父母心神激動,產生共鳴。「子女逆慈親,不孝兼無禮,不知父母愛兒有千絲繫,只知莽撞又胡為。父母忍氣吞聲存虛偽,稍施嚴厲,又說暴戾執迷……」

第三幕  智降暴敵—妙善何解變觀音

傳統劇目的「觀音得道」及「七手八臂觀世音」都是戲曲家編撰,他們對佛學及觀音的認識很表面,今次由我編撰,一定要對得住佛教界居士及對觀音要說出其真智慧,其為人時因有餘情,也會被魔考失據,這是有血有淚的妙善,是人!當成佛後便是神,要有神性。這幕寫觀音未成佛前「大慈大悲」救國救民,先經歷城外百姓生、老、病、死、苦之遭遇,沿用佛陀成佛之遭遇,再以身犯險,相應迷霧,打救人民,這才堪成佛。古本觀音都走迷信橋段,所行善行未足成佛。此劇在觀音成佛前作了多番鋪排及處理,為了好睇及有娛樂性,此段戲加入一場考盡觀眾智慧的「乳娘」戲,觀眾至此一定拍案叫絕。

第四幕 魅影宮魔/挖目還親—仔哥輝哥演技大挑戰

第四幕分前後幕演出,前幕只放了一張龍床,四周帳捲,鬼魅之音妙莊王一手持劍,滾下床來。一段小曲「賽龍奪錦」講述妙莊王夜夜被戰場上冤死的鬼魂索命,一床一刀給阮兆輝輝哥表演他的武打與唱腔。令人想到曹操借夢遊殺人的一段戲。此幕妙善要被韋護挖目斷手臂,又一次考驗逑姐和仔哥的演技和唱腔,先一段「憶江南」接公主的「斷腸吟」,然後唱出創作小曲。很多粵劇迷一再要求重聽再聽的新編「唐密傳說」小曲,此曲在「三鈷遣情」及「蝶海情僧」均有用上,這次是用在韋護斬劈公主手臂前的千愁萬愛,小曲表達二人之愛戀到達了一個極點,此小曲之好聽,實可媲美其他小曲。仔哥拿劍劈下時一段「戀檀中板」唱得盪氣迴腸,全場觀眾屏息以待。「挖目斷臂」與「蝶海情僧」的米菜離魂均具舞台震撼力,血腥中的濃情,為粵劇劇目中較少見的處理。

第五幕  魔考成佛—由遠而近的殺戮激情戲

「挖目斷臂」的高潮戲後,韋護一曲「香山賀歲」及九尾狐「仙女牧羊」小曲,令人想到「再世紅梅記」的「折梅巧遇」,直至觀音從山上千里傳音再遇韋護,唱出「楊翠喜」,觀音又難捨難離地回到少女妙善的驚羞情,此段曲引來觀眾對二人餘情的回味。難怪觀音也唱「我羞記童年豆蔻時,怕見舊侶情欲試,怕抹胭脂……」一句四字「怕抹胭脂」,盡寫觀音的人性。但此幕的伏筆,是道士張手拿韋護的「木僮」下針落蠱,借韋護之身刺殺觀音,此處,我為使劇情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設計,先來烏鴉叫,再聞到紫竹林江水變屍臭,再觀音手上唸珠突斷,散跌在地,在鋪排韋護隨時亮劍刀刺觀音的全幕高潮戲,但戲曲一定要用曲來襯托處理,我用上「相思詞」、「昭君怨」、「劍盟」三曲串連了整段刺殺戲,最突破是觀音領悟只有慈悲不可以驅魔伏妖,一定要像嚴父一樣,要行忿怒嚴厲法,方能伏魔,觀音以竹為劍,變成馬頭觀音明王,降伏魔界,此時觀音方領悟父王嚴厲乃發自父親的慈悲,悚然淚下,以「梁祝協奏曲」唱出頓悟曲……其實世間子女有誰能明白父母之愛呢?觀音成佛主題曲將全劇推上高潮。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