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大唐胭脂>

「大唐胭脂」演出序言

「大唐胭脂」是我繼「蝶海情僧」及「金玉觀世音」後的第三個粵劇劇本,劇本在兩個星期內完成,劇中情愛是我最窩心的部份。為什麼呢?因為「大唐胭脂」的歌都在說「情」,這是我擁有最深邃的情意結。

「蝶海情僧」的主題是「萬法唯心造」,「金玉觀世音」的主題是「心無罣礙,無有恐怖」,到了「大唐胭脂」,主題明確,是「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由於此劇構思時是想寫一個完全沒有佛教背景的粵劇,目標是至情至聖,向「紫釵記」致敬,因此結局亦為大團圓。其實,在我腦海中的「大唐胭脂」是一個悲劇,講述曉郎父將胭脂送給武三思,胭脂飽受摧殘後,旋又被武三思送到新帝的懷抱裡,當時鐵爺爺李顯登位不久已死,曉郎為掛念胭脂,在紅葉溪邊等每年秋天宮中的秋葉由溪水流出,覓尋胭脂在紅葉上的題詩,以遣相思。十年後,曉郎依舊守於溪前。一日,曉郎終見胭脂的紅葉,並與胭脂重逢,千言萬語唱出主題曲。驀然一醒,見一老婆子從宮中出來,細問下原來胭脂於一年前已於宮中憂鬱而死,曉郎驚覺剛才乃胭脂鬼魂回來慰藉,萬念俱灰,在一片紅葉清溪之中,步入湖中,一邊唱着「愛水江河」,一邊步入溪湖深處,埋於紅葉與愛水之中。以上是我的「大唐胭脂」原著劇本,這次是演出本,因應各方要求,要大團圓結局,也只好忍痛將此悲劇結局的第七幕刪去!

我的振興粵劇三個戲寶,原著均為五個小時,這是美國百老滙及日本寶塚的歌舞劇長度,這次公演,三劇的演出單位為了迎合觀眾,均將劇本刪去個多小時的戲,其中「金玉觀世音」刪去六至七首主題曲。因此盛世天發願,一定要爭取有一天,要在香港演我的足本戲,也就是說演足五小時,我的願望是晚上六時開鑼,晚上十一時半完場,中場半小時休息,甚至一氣呵成,講明不休息,提示觀眾少喝水,或先去洗手間才入場,看戲中場斷癮,一定未能欣賞完美的藝術。

說回「大唐胭脂」的原著設計了大量的唐代詩妓文化,又有序幕是講述胭脂當年被綁架賣入青樓的感人場面。這一次很感謝導演林錦堂先生將我作品呈獻,忠於原著,他的工作態度令我十分欣賞,更感謝衛駿輝小姐及陳咏儀小姐兩位老倌的傾情投入演出,廖國森及彭熾權兩位老倌演活了武鐵二角,任冰兒小姐演活師娘,為我記下這麼多曲詞,更感謝關妙美徒兒的苦心,為我統籌這個戲,恆海機構元海夫婦的參與,弟子鑑鋒及中道的票房協助,在創作期間喜說師的協力,太多太多的人要感謝,在此一再祝福,有緣人總在一起。

至於「大唐胭脂」內的佛法是:「妙適清淨句是菩薩位」,在李居明的世界,有情有愛是一種福氣,很多人不懂珍惜,很多人根本沒福氣擁有,也太多人自以為擁有愛情,原來從沒真正愛過……,凡此種種,在「大唐胭脂」內你可看到各式各樣的面貌,表面簡單的劇情,內有濃烈的描筆……

「盛世天戲劇團」創辦人

李居明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