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俏孔明>

解讀《俏孔明》分享創作點滴

歷史人物與生肖

很多歷史人物的真正面貌,都被野史或小說所曲解了!例如曹操的「奸雄」形象,在《三國演義》中,延續在戲曲舞台上,從來都是被標籤成白臉「奸角」, 影響觀眾的觀感多麼深刻。大師因為要寫《俏孔明》,研究三國人物的生肖時,發現原來曹操的生肖屬「羊」,肖羊的人最易遭人誤會,最有委屈的情意結,可見曹操是一位受盡委屈的「英雄」!其奸雄形象並不真實。大師寫孔明用十二生肖論英雄時,有意將錯就錯,索性將幾位歷史人物設計成適合他們性格的生肖,例如把曹操設計成「虎」肖,通常如此奸險的人應是虎肖和猴肖,以迎合「奸雄」的形象,希望觀眾能對歷史人物與生肖有鮮明的配對。歷史上各位英雄的真正生肖是:劉備肖牛,孔明肖雞,孫權肖狗,周瑜肖豬,曹操肖羊, 關羽肖虎,張飛肖馬,趙雲肖狗……

司馬懿小說的取用

在劇中,大師對司馬懿這個人物有新的設計,他有個雅號名為「飛鷹」,阿醜也有「孔雀」之謂,與「臥龍」「鳳雛」合稱為四大奇人。這個構思源自網站上一部關於司馬懿的傳記,作者馬敏學。其中寫到當時很多名仕豪傑,人人都希望結交到南陽名仕許劭,因為經過他「月旦評」品評讚賞的人物,就會身價百倍,諸葛亮為南陽一臥龍、新野龐統為鳳雛之讚語,便是他送的。當時司馬懿也去找許劭,獲贈「飛鷹」之雅號,也送給黃阿醜「孔雀」之美譽。在此戲中,首次運用此創作,希望觀眾對三國故事有更多想像的空間,等如日本三國遊戲機「三國無雙」,人人都打得,醜兒也是懂武功的。

 

司馬懿吃蟋蟀的設計

司馬懿的出場令人毛骨悚然,觀眾看見司馬懿打開瓶子,把蟋蟀擲入口中,又順手取旁酒壺喝下,還說:「好味道呀!」你想想,孔明的至愛寵物「大將軍」被吃掉,司馬懿真的是可惡之極!話說回來,其實古人對吃螞蟻、龍虱(水蟑螂)、蠶蟲、螞蚌(禾蟲)並沒有芥蒂,煎炸烹煮只當是美食一種,對現代人來說便不可思議。大師說,考慮到司馬懿出場的戲份不多,如何令其在觀眾中留下深刻印象,便很考功夫。現在設計一場司馬懿吃蟋蟀這段戲,交給粵劇元老阮兆輝輝哥來演,他用一個關目、一個動作、一句對白,便能突出其反派、奸險,人見人惡的特徵,十分成功,觀眾千萬不可錯過!

      

孔明與三國美食

原來三國時已經流行吃河豚肉,古人對河豚肉的評價極高,有「西施乳」之美名,孔明邊唱小曲,邊端出美食,「香花放腹中與肉要生吞」,河豚肉要生吞,這種吃法你見識過嗎?大師說,他曾在上海吃河豚肉,便要生吞。「醋骨香蒜麵如韻,雪艷荷香纖蝦混」,沒想到醋燥麵是孔明發明的。用麵條加醋吃,目今吃雲吞面的文化,竟與孔明有關。還有椒香川魚鴨奇珍、青梅煮酒、羊肉煙薰,各種三國美食讓你大開眼界。觀眾見到孔明端出兩隻白雪雪的饅頭,一定覺得奇怪,原來這是一道有名的民間偏方,孔明說:「趁熱挾於腋下,即可吸去體臭,若每天使用,定必痊癒。」不知觀眾會否有人願意試驗吓呢?但今日的饅頭,是要來吃的!

 

孔明與醜兒

此劇最有戲份的當屬最後一幕,此處設計了孔明與醜兒一別二十四年,重逢時醜兒已盲,醜兒摸住最愛之人的面龐,兩人流淚唱電視劇「江山美人」主題曲,進入全劇最高潮,座位上的觀眾無不為之動容。對於古代男性而言,多以國家江山社稷為重,無家庭觀念的束縛,古有大禹治水,四十年三過妻門而不入,因而孔明征戰二十年、五度北征後才回來看望妻子,在古代也是合理的,

有了家室便有牽掛,孔明為了國家,放下私人感情生活,令人欽佩。孔明也公開說及,不重女色,是歷史上少數真正不為女色所動的男性,所以只有醜兒為孔明生了兩個兒子,一個是諸葛瞻,死於戰爭,一個是諸葛懷,孔明有多個兄弟,所以他也不必有家族傳宗接代的負累,孔明曾寫給兒子八十六字的書信,也是為後人所稱道的。

 

蟋蟀與蜀之亡國

此戲中為何經常提到蟋蟀,觀眾們在聽到蛐蛐的叫聲之餘,也要知道弦外之音。別看蟋蟀雖小,卻事關亡國之罪呢!大家可記得蜀國阿斗的故事嗎?蜀主劉禪無心國事,終日以鬥蟋蟀玩耍取樂,面對魏軍兵臨城下,也要鬥玩最後一盤才肯投降。三國呂布的軍師陳宮,便是因為男兒為國而拋棄玩蛐蛐的樂趣。此玩意到清末民初依然十分流行。

 

醜兒與火供

以燒東西來供養神明的習俗,在歷史上很多宗教都有,例如道教會以拜鬥祭醮以消災解厄、祈祐平安,以燒紙錢為其儀軌。而密宗的火供稱為護摩,分為消災、增益、敬愛、降伏等四種不同的祈福方式,設有護摩爐,法師上壇時會向其中投入護摩木,升起高高的火焰,喻意將災難消除,諸願成就之意,此法在古印度十分流行,密宗護摩法事以靈驗殊勝。醜兒為助孔明,在祁山上晝夜不分燃八千枚木。在日本曾有法師不眠不休七天,燒八千枚火供木,其助手暴斃於身旁之悲劇有發生過。現代人都知道,人的眼睛怎麼可以承受每天對著猛烈的火焰,醜兒的雙目失明,從現代醫學來看,其實就是白內障或視網膜脫落,以今天的醫學科技,只是一個小手術就可以復明,雖然這是一個遺憾,卻是醜兒願意為孔明奉獻一切的愛情鑒證。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