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潘金蓮新傳>

有關「潘金蓮新傳」

「獻身飼虎」—— 佛家相信動物吃人,是人與該動物宿世有因果。直到那動物吃到某個數,這個因果便可以了斷。無念禪師以出家人的肉身,以身飼虎,便是想借着自己修行之身,早日了斷虎災的因果。怎料武松救了他,又殺了虎,令這段輪迴規則被擾亂了!而引發一連串發生在武松身上的因果報應。

「夢裡意中人」是有這種真人真事的,一般是上一世一同死亡的情侶,來到這一世會有上一世的情人影子,未能磨滅。武松與潘金蓮很明顯是宿世冤家,這世才遇上這般的際遇。

七姐仙的鬼魂上身,不被控制,在靈學上常常發生。日本電影「羅生門」便有類似的一段,我在八十年代初期為周潤發及葉蒨文寫的電影劇本「靈氣迫人」,便有講述鬼魂上身報仇的故事,此片為發仔第一部跨越票房一千萬的電影,此片之前,他被喻為票房毒藥。

西門慶如一個皇宮內的皇帝皇子,日日碰上女色,但真正追求真情愛,可能真的從來未碰上,表面上匪夷所思的事,其實十分普遍。就算時至今天,誰敢說自己真的曾戀愛過!

潘金蓮其實在暗裡設計,借西門慶之手殺武大,然後與武松雙宿雙棲。這女子的心計,在眾人之上,可惜金蓮的突破思懷不為武松所接受,潘金蓮內裡的反抗命運及重改命運的精神,是超時代的,這個故事的魅力也在此。「潘金蓮」的故事,其實與西方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很相似,杜魯福拍的「偷戀隔牆花」,也是這種情意結。

「潘金蓮新傳」開拓了「新傳」系列,暑假期間,廣東三大劇團精英南下來港演出「李清照新傳」,今年三月在廣州佛山兩地首演已獲得極大的迴響。我寫這個劇本時,多次一邊寫一邊流淚,此戲大家一定要看。特別是宋徽宗被虜歌別李清照及佛印生死離別的兩場戲,寫了兩個不同境界及際遇的人對死亡的看法,是目今我的其他劇本從未寫過的精采戲份,大家看後一定會有很多感觸。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