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英烈孔雀王>

 

 

寫在<英烈孔雀王>公演前夕

<英烈孔雀王>寫悲劇英雄跨越兩世代

 

在我過去所寫的劇本裡,對悲劇人物之描寫較為顯著和深刻,好像在我的潛在意識中,根本便深藏這些悲劇人物的濃濃情意結,寫了茹素的太子真如,一夜之間失去江山,失去愛人,更誤吃人肉,清淨的內外均遭暴殘之後,竟於二十年後,乍見一切均為誤會,等如《金玉觀世音》誤踏蟾蜍,前後呼應。歷史人物有幾多的對與錯,李清照和趙明誠這一對璧人的真實委屈,對應著潘金蓮的痛苦,武松一直被黑貓看著他墮落,直至一灘金蓮的血,從血中見到自己的影子。呼應著《錢塘金粉》蘇小小吐血於素絹之上,稱為「淒美」。《英烈孔雀王》中玉露乍見仇人供養及日夕思念的妻子,竟是一個靈牌,牌上見到自己的名字,這是一個多麼充滿諷刺和傳奇的暗喻。

由畫眉到梳髮,由打開情扇到唱出「庭院花悟道」,《英烈孔雀王》在訴說了一個王子一世的委屈,也說了上一世的委屈,曹植到蘭陵都是悲劇人物,他們的悲劇在曹植所創的「南山進流」歌詠,可見一斑,「大地以人為芻狗,人活其中受欺淩」,《英烈孔雀王》便是這種悲劇的延續……也在控訴著。

有人說《英烈孔雀王》是一部史詩,因為寫了大時代的人物,也跨越了兩代的歷史人物。由曹植到蘭陵,由甄宓到玉露,這種戲劇的寫法,也是前無古人。且看《蝶海情僧》的廿年回來反思,且看《金玉觀世音》的情人取手取眼,且看一粒榴槤關乎的女詩人一生清白,且看趙明誠為國成仁,竟被小孩子無知的刀刺,趙說:「一刀死不了……」,且看潘金蓮懷中的黑貓,且看《俏孔明》中盲眼的醜兒如何為孔明這一位歷史人物奉獻……更多更多,只在說明,在人類的情操中,還有很多精彩的片段,值得大家深思和研究,其中歷史最不可信,這是我寫粵劇的其中一個大主題,其次是希望通過我的粵劇,提示現代人,不要太相信眼前的東西,一切都是「心」作怪。蘭陵王如果沒有前生的陰影,不會對槐陵的仇恨加劇,而戲中父子兄弟的猜疑,在帝王之家是基本的情操,想不到今年富豪家中爭產,人回到動物的情操,多麼令人難過。

多謝新光的延續,使我這個欲說點話的講古佬有說話的空間,通過戲劇,去說出自己對時代的感受,對人生的看法,也為了娛樂性,我一直都很重視劇力和懸奇的內容,也要求自己創新,前人已經做過的東西,我不願重複,在粵劇創作上,我力求有創作精神。早期的「真如別妻」及「空海遇仙」是兩個模貼作品,是學我的偶像唐滌生先生。自「蝶海情僧」後,我已慢慢創出自己的風格,再一次感謝偶像唐滌生大德啟發我愛上粵劇,他的影子在我的曲中是唯一無法遣捨的……

隨著《英烈孔雀王》首演八場,打破去年《俏孔明》及前年《蝶海情僧》七場記錄後,蛇年賀歲第二檔《錢塘金粉》又在籌演中,目前已在排練。此戲由龍貫天及蔣文端兩位老倌首度合作,並邀得陳鴻進、廖國森、陳嘉鳴、呂鴻廣等聯演,很多人問我對此劇本有何評說,我道:「此戲的曲詞句句如錦如繡,此戲眼淚及激情處,比微波漣漪更具深情。」此戲是新傳的第三部曲,繼「李清照」及「潘金蓮」後,又為一歷史女性說冤,劇本格局是《大唐胭脂》的更成熟版,其悲情處,超越了一般粵劇,依照白茵姐一九六二年的《蘇小小》電影改編,原著為李兆熊先生。《英烈孔雀王》及《錢塘金粉》是我獻給粵劇觀眾的蛇年第一份大禮,希望大家有戲可看,有歌可聽,有人生哲理好好想一想。永遠的舊戲,太令人生悶透了……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