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錢塘金粉>

 

因愛國令蘇小小更值得懷念

----記「錢塘金粉」的創作歷程

很喜歡杭州,對西湖也份外鍾情。中國很多名山大川都走過,但很少好像杭州的西湖,去了多次,還是極之眷戀。

直到有一次旅遊車停在湖邊一角,下車時赫然見到一個小亭,竟見到亭內是一個墓穴,上寫着「錢塘蘇小小之墓」,這個墓穴,令我驀然明白,我眷戀西湖,可能與此有關。

杭州西湖最著名的民間故事,當選「白蛇傳」內白素貞及青蛇的故事,但奇怪之極,我這個「八字」要「蛇」的人,對「白蛇傳」沒有什麼感情,甚至有點厭棄。這是不應該的,因為「白」、「蛇」及「傳」三字內均藏有我命中的八字用神,後來瞭解多了,才明白可能與雷峰塔內藏有蜀王俶的「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寶篋印陀羅尼」經塔有關,這是目前我在傳的一個密宗大咒,其淵源在雷峰塔,也是傳說白素貞被法海壓在塔底,生離死別的地方。

見了蘇小小的墓,方明白自己的情意結,非在白蛇傳,更非「一切如來心」,而竟是蘇小小,直至把「錢塘金粉」一劇寫完,劇本上淚濕過的文字,誇張得令自己找不到原因,為何我竟一邊寫,一邊流下這麼多的淚。

自開筆寫「蝶海情僧」,開始了我五十人生後的一個傳奇,開始撰寫粵曲劇本,這是我從來沒為自己設計過的工作,因為晚上的一個夢,使我令「真如」這個歷史人物闖進了我的生命,童年種下的粵曲種子,竟然綻放一棵又一棵的繁花,「芳菲」二字,令一個又一個的劇本誕生了。由二〇〇九年到二〇一二年短短三年間,我寫了九個粵劇的劇本,演出超過了五十場,還把新光戲院租下來。

「蘇小小」一劇正名為「錢塘金粉」,此名字煎熬了一段頗長的時間,至今雖用,但奇怪地「蘇小小」三字難以用於戲名上,有點「詭異」。過去各劇的名字,都很快創作出來,根據我們這些術家的習慣,會算算筆畫,「蘇小小」三字有關的所有劇名,均為凶數,結果用了「錢塘金粉」,首次出現大好的吉數。「蘇」是佛教梵音中代表「妙適」之意,有極強的「性」意味,是根據佛經「理趣經」中的一句「妙適清淨句是菩薩位」所來,「蘇」梵名的寫法是          ,代表陰陽調合,無私慾故,故稱為清淨,「蘇小小」一名便是述說人生要來「一點妙適」,只「一點」不能多,內中智慧及暗示,至今還在推敲中。

但明顯地,以「蘇小小」開筆寫此劇本,並不能成功,有了「錢塘金粉」四字,劇本便開筆大吉,二〇一二年的十二月,用了四天時間,成功把此劇本寫好。在寫此劇時,回憶童年時代,看過白茵姐姐的電影「錢塘蘇小小」,每一個鏡頭,還是這般深刻,知道此次的劇本創作,與白茵姐姐有緣。果然,我的電影錄像向白茵姐借來,她說要到私人貨倉去找,她在電話中問我,You Tube 可以找到很多不同版本的上載,為何我不看,偏偏要找DVD來,我一時語塞,也不知原因,結果取得DVD,我的寫作靈感才來。

很順利很順利地寫好這個劇本,在開筆前三個月記得前往杭州公幹,要求去一轉蘇小小的墓。當時沒有香枝,我誠心下車,合掌向蘇小小墓碑前默誌,我道:「蘇小小小姐呀﹗我有因緣為妳寫一套粵劇,請加持我。如妳有什麼想說想寫,請啟發我吧!」

「錢塘金粉」流下淚水,滴透原稿紙,真的太戲劇,但每日「卯」時便睡不下去,要起床寫作,這確是一個「卯」時的緣份。「卯」時是早上五時至七時,一般人都用此時間去吸吸空氣,晨運自強,我卻在斗室內默默地寫,記下這一位似是而非,似在還無的南齊時代一名詩妓的故事,後改編成劇,朝代轉到南宋。

此劇本啟發自電影,原著是李兆熊先生,他是導演李晨風的兒子。我寫粵劇劇本,骨幹是根據此電影,但原著故事,來自一本叫「名妓」的書,內有一個蘇小小的故事,與電影略有出入,此「名妓」小說集說到孟浪本為蘇小小姨媽賈三娘鄰家的兒子,小小十多歲時被他強暴,孟浪後來高中,

 

本想娶蘇小小,但因蘇已成詩妓,他又當了知縣,不敢發展這段情,如有這個說法,便更戲劇化了。原著說到阮郁與鮑仁,樣子及氣質均十分接近,蘇小小其實對鮑仁是有情的,原著暗示,蘇小小一生有三個男人,便是孟浪、阮郁及鮑仁。而她——蘇小小,只活了十八年。

我一向不大注重歷史,甚至看不起歷史,為什麼呢?因為我不相信歷史是真的!要你寫一寫親身經歷的一間公司,一個家庭的歷史,都可以那般「羅生門」,歷史怎可能是真。相信今天我們認定的歷史,也只不過是當運文人,那一位的文章可以傳世,才認同了歷史是這個版本。當知道歷史上曹操的生肖屬羊,而非屬虎或猴,便明白曹操並非奸雄,因為奸雄的生肖一定是「虎」或「猴」,目前坊間的曹操形象,非「羊」肖之人。知道毛主席生肖屬「蛇」,便知道他一生的功過如何論定,才接近較真面貌。但真相中的真相,很多時連當事人也一片誤會與茫然的。因為我們每日都創造歷史,但事實上,自己有時也說不出一個客觀的真相來。

「蘇小小」的真假故事不值得研究,作為劇作人,有創作的自由。目今電視劇的「三國」、「雍正皇朝」甚至「甄嬛傳」,一直是借古諷今,「錢塘金粉」是一個創作粵劇,通過「石清溪」這個在電影沒有出現的人物,令粵劇版有了全新的演繹,林奕華先生在明報周刊寫電影蘇小小,文內提到阮郁墮樓一段,在粵劇版本內,有較深刻的描寫,阮郁是在什麼的錯摸之中而墮樓的,內說及生活之中,我們經常如阮郁一樣,誤信侫言,一句說話而誤了一生。阮玲玉當日為了一句話而自殺,時至今天,狗仔隊為禍,人人大搞是是非非,令很多人受害。最經典的故事,是一位名伶的太太與子女不和,多年後揭出,原來是兩邊均有兩位記者「朋友」在搬弄是非,令母女不和,誤會重重。我進入粵劇圈,也每天見盡這種現象,大老倌旁邊都是「人」,人人都在討好老倌,說盡那位老倌、這位老倌的長短,令人人都活在「是非」之中,好好一對朋友可以成為敵人,只因旁邊的人在講是非,聽說當年陳寶珠及蕭芳芳也是因影迷的不和而交惡的。後來譚詠麟與張國榮也是影迷而使二人從不合作,後來四大天王不相往還,也是因為耳邊太多是非之故,很多時,當事人根本沒有說過傷害對方的話。

「阮郁」之死,是僕人「福祿」亂言所害。「福祿」二字暗喻「子卯」,是這種八字密碼,香港人稱為「狗仔隊文化」,本應為「酉戌」文化。

蘇小小重情,但更重國,她愛國,是此劇的主題,這是至情至聖外的一種尊貴情操,為此,我覺得今天才值得寫蘇小小,只為情的有霍小玉,但長平公主和周駙馬更具可觀性,是其愛國心,蘇小小的「錢塘金粉」,最好看在其「乞墳」一小段戲,此段戲令蘇小小一劇的格局更高,氣派更為深遠,我稱此為「大器」。

「錢塘金粉」是我為振興粵劇的第九個劇本,先後為「蝶海情僧」、「金玉觀世音」、「大唐胭脂」、「聊齋驚夢」、「傾國傾情~李清照新傳」、「俏孔明」、「潘金蓮新傳」、「英烈孔雀王」等,你問我最喜歡那一個?我一定會告訴你,是下一個劇本。劇作家如父母,很難說自己最喜歡那個子女。但「錢塘金粉」在填詞上,較為純熟,而引用古字及典故等技巧上,較為突出,象徵性的文字技巧,一直是唐滌生學習元曲後的大突破,這也是仙姐最為重視唐滌生先生的粵曲創作成就的一個部份,聽說一句「花下句」,仙姐便一再要唐哥寫得「高雅」些。例如「我愛你」粵曲的表達手法會是「蝶戀花」,在「錢塘金粉」,你會發現大量的暗喻及象徵歌詞,令全劇的文字水平提昇,文學的境界也提升了。這可能是「錢塘金粉」一劇最大的殊勝吧!

在此感謝龍貫天先生與蔣文端小姐的演繹,兩位唱家班的參演,令我大膽多寫幾首「長」曲,希望演出時不會刪去,各老倌的參演,都各有自己的主題曲,希望演出時效果達成,「錢塘金粉」是才子佳人的戲,較易處理及較易得到共鳴,比之「英烈孔雀王」,難度較低,目前我在嘗試及學習撰寫不同類型的戲,至今,「錢塘金粉」是才子佳人戲種,較滿意的作品。下一套挑戰自己,是寫一套由頭笑到尾的粵劇,今年暑假第一檔,將作出嘗試。至於是那套戲,目前還是保密,怕電視台偷橋也⋯⋯

 

文‧李居明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