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相如追夢>

我想到的,你或許也想到的……

 

●   欣賞司馬相如,因為他重情重義。

     在他最潦倒時,得卓文君之鼓勵,得以振作,他竟記在心中一生一世……如此男兒世間難求呀!由蓋鳴暉來演,深慶得人!她本人也有司馬相如這份情義!

●   第一幕,其浪漫處,是二人隔着垂垂楊柳互不相見,只知彼此同是天涯淪落人,諾言每逢月圓之夜,為對方祝禱。如世間你我也有這種知己,多好呀!最難得是,彼此不知名姓,最難得當時也沒有男女的情愛……此幕的設計,在過往的戲應從來未見,算是創作。目前的新戲,最需要的東西,便是這種新意了。

●   文君在溪水上游倒酒,嫁酒羞見父母,下游潦倒肚餓的司馬相如夢入醉飱,此「錯摸」妙得很呀!當相如聞到溪水有酒,誤作水神(九天玄女即弁財天,傳說中的水神)垂憐,司馬三拜溪酒,其幽默處令人會心微笑。這場戲是向《再世紅梅記》的「觀柳還琴」致敬也。因此司馬上場用上「南音首板」是有意的。

●   紅簫並不懂武功,但由於由新人林穎施來演,故意令她「跌」起來有點功架。此小妮在此劇鋒芒畢露,前途無可限量。

●   米雪初次演粵劇,其水平如何,由觀眾評分,三個月的排練,米記贏盡鳴芝聲劇團仝人的寵惜及佩服。希望她繼續為香港粵劇努力。「茂陵女」是中國白肌美女種族,今次套入茂陵公主身上,是歷史從來未見的人物。由嘉鳴姐反串樊噲的孫女滿嘴逆鬚出場,設計大膽而新穎。以前譚蘭卿在某一粵語片中有此扮相,我七八歲時看過!唱腔我希望是張月兒那一種。吃蘿蔔有體味是韓國人的特徵,說夜郎人喜吃蘿蔔,是杜撰。如有錯,我在這邊廂道歉了!

●   「夜郎自大」的夜郎王多同真有其人,茂陵也真有其人。看了很多歷史才開筆,如無大錯,夜郎國即今日貴州附近。當年佔據之地,即今日四川、雲南、貴州一帶。

●   在此戲中,寫夫婦臨別互贈毒藥。是傳統粵劇沒有寫的題材,這次用「孔雀膽」來寫這種古代情操,又一之嘗試新意也。

●   第二幕中,說到貞節牌坊,原來古代人看不起商人,卓王孫有利而無名。因此依仗女兒的貞節使自己受人尊敬,是今日的人不明白的道理。古代歧視商人,只重仕人!從政的官員受人尊重。與今日的世界不一樣。

●   王吉與得意公在歷史上是兩個人,我將之寫成一人,是戲劇上的技巧。把王吉拉到紅簫成一對,本為樊浣未來爭夫作一伏筆,可惜全劇太長,未能為王吉、樊浣及紅簫這三角戀寫上一筆。本欲與司馬相如、文君及茂陵這一「三角」情結寫另一種角度和「風味」的情節,可惜樊浣後半段,無法與王吉談情了……

●   夜郎話即今日之貴州話,未能找到三字經正確發音,只好杜撰。發音像今天的閩南語。

●   古代以簫引來百鳥朝鳳,有簫史的故事。司馬相如撫琴引來鳳凰,是取材於簫史,而司馬唱一曲「當兵怨」而能令士兵流淚,這是合情合理的。而令馬匹也哭,便作了戲劇的誇張。原劇茂陵有一對寶馬,為司馬殉情完成任務,但在舞台上模擬馬匹,很難演戲,故取消了感人的一幕。

●   此劇有意避開太濃烈及悲情的感覺,因「蝶海情僧」、「英烈孔雀王」、「俏孔明」都極盡悲情之能事,答應蓋鳴暉,此劇不發展那些悲情激情,盡量寫司馬相如及卓文君輕鬆的一面,因此文君在此戲不苦,是有意的。算是寫另類的!後半場處處寫二人之聰明才智和幽默。例如傳統寫法,要寫二人私奔後經營酒莊,生活潦倒,但根據歷史,二人經營酒莊賺了大錢,還「炒鋪」多間,而二人分開後原作很慘,文君寫成「白頭吟」,即今日粵劇小曲「柳搖金」,此曲流傳二千年,因此為紀念此曲,將之放在頭段!最奇怪的是,我最初不知「柳搖金」是司馬相如及卓文君的真人真事真曲傳世,但寫第一稿時,竟拿了「柳搖金」第一句作引子來唱,最初以為有點新意,後來才知,我竟發掘此二人之隱世伏藏。

●   羅文當年錄過一張唱片,以粵曲小調為主,便是用「柳搖金」作引子的。我一直記在腦海裡,今次用上,但蓋鳴暉並沒有唱,想不到此曲竟是戲中真人譜寫之曲,令人震驚呀……

●   此戲有何主題?我認為此戲說了一個人生秘密。人要將自己隱藏起來,沒名沒姓是最幸福快樂的。相如和文君二人,首幕便在訴說這種境界,到後來二人唱著「豌豆花開」賣酒成富時,境界最高,也是我嚮往的。但為國為情,人便不開懷灑脫了。此時人並不開心,要以「孔雀膽」來了斷自己!此戲令人深思之處,確實不少!

●   觀眾對茂陵女未能嫁給司馬相如表可惜。古代三妻四妾是容許的。但我依然沒有令茂陵女嫁給司馬相如,因為她要當女道士去。司馬相如的性命,其實是茂陵公主用單雙數的乾果救回來的,理應報答,以相如對文君之情推敲,他欠茂陵一條命,理應以兩國和親作結。我想,或許真相是他下一世才還給茂陵,這又是另一個哀艷纏綿故事的開始。                                          

     李居明寫於癸巳年戊午月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