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花海紅樓>

從「花海紅樓」說起

大膽創作 。振興粵劇第十二個戲寶

­­李大師設計紅樓夢新架構

細描寶玉變情僧的淚海情

「紅樓夢」是一齣大戲,在過去寫這個戲的作品,均依書直說,架構代代遺傳,由黛玉初入榮國府開始,例牌的「葬花」、「妬情」、「調包」、「焚稿」、「哭墳」等,其中廣東大戲,多參考及取材上海越劇徐玉蘭版的「紅樓夢」改編而成。看「紅樓夢」的粵劇,觀眾對劇情已經耳熟能詳,已當之為一個既定的形式去欣賞此劇。

自二○一○年李居明大師為振興香港粵劇,由創作新戲寶開始,先後寫下十一大戲寶。分別為「蝶海情僧」、「金玉觀世音」、「大唐胭脂」、「聊齋驚夢」、「俏孔明」、「潘金蓮新傳」、「李清照新傳」、「金石牡丹亭」、「英烈孔雀王」、「相如追夢」、「錢塘金粉」等等,均大膽重寫舊的題材。每劇要求創意,深受廣大觀眾的讚賞。二○一四年前夕,李大師公佈會在馬年撰寫十大新戲寶。由「花海紅樓」開始,設計新的題材及劇本架構,令粵劇再向前邁進一大步。這種現象可說是戲曲文化一直以來,從未見過的創作現象。

大師指出要令粵劇振興,一定要令觀眾有「戲」可睇。因此在二○一四年他將創作的十大戲寶,均預先設計每一個戲的特色和賣點。他用「設計」二字,兼具有「戲劇效果」、「主角魅力」、「新意」三方面。例如大師寫「海瑞鬥嚴嵩」,一般只取材舊有的「大紅袍」,但大師加入海瑞母陳嘉鳴一角,通過海瑞示孝,令嚴嵩用計害海瑞,制衡他上奏的成功。又加Joe Junior 飾演的湯若望神父,不單大唱粵曲加強新意,又加強十奏的劇力。而寫嘉靖王也加強他迷在修道、不理朝政的素材,至於李妃又有新素材的加入,令舊戲有了新的激情。難怪梨園中人,均希望有機會與大師合作。有新戲便是令這行事業向前一步。

 海紅樓」是「紅樓夢」的新架式,有此能力和魄力去開創舊戲新編,相信大師是當今第一人了。能在短短兩年半內完成十二大戲寶,部部擲地有聲,票房報捷,固然不簡單,而且還在不斷創作中。「金胎蝴蝶夢」及「蘇三起解」的李淑勤,繼「金石牡丹亭」後已成國內粵劇的異數,在大師新劇的設計下,又有矚目造型和表演。梁兆明在大師手中,變成「方世玉」,聽說還會延續大師筆下的「兆明戲寶」,將會糅合武俠與粵劇在一起,令梁兆明可以有具份量的戲寶,發展其長。衛駿輝及陳咏儀為大師演出「二郎傳奇之玉山藏妲己」,由謝曉瑩演妲己,早被期待。此戲乃「封神榜」之格局,開正衛駿輝能打能唱的戲路。大師最愛的「孫子兵法」寫成粵劇,由龍貫天率領鄧美玲及廖國森盡情演繹,大師與龍貫天合作「錢塘金粉」有極佳成績,此部「孫子無双」故事的設計很奇異,戲中令人拍案叫絕的橋段極多,值得期待。而丁凡及蔣文端與大師一直合作愉快,聽說二○一四年底有新任務,是「神秘工程」,天機不可洩露。

 

歲「花海紅樓」上映,取材紅學專家劉心武先生對「紅樓夢」的新演繹。所謂「紅學」是認為「紅樓夢」一書,有「明寫」,也有「暗寫」,一般人只看到書中的「明寫」劇情,但忽略了書中的「暗寫」的喻意。此次「花海紅樓」,便是將「紅樓夢」一些「暗寫」的題材和橋段也寫出來,令人對戲中角色更為了解。

 

來曹雪芹寫「紅樓夢」時,挾集了很多他自己的遭遇。例如他寫此書時,是他本人經歷康熙、雍正朝的親身遭遇。那背景,是眾王子爭位的歷史背景。「紅樓夢」便是在此背景下孕育出來。其中關係幾個重點。

○    賈母老祖宗是清康熙的乳娘(一說是其夫之母),因此得榮寵,但膝下無子,康熙為報賈母恩,御賜「江南織造」一肥水位給賈母夫婿。因無子過繼選賈政為其子,得享俸祿。她選賈政的原因,是因為他有一個可愛的兒子賈寶玉。因此在賈母眼中,並無賈政這號人物,賈政是憑子而榮的!

○    秦可卿是康熙妃子鄭妃與太子胤礽偷偷生下的私生女,鄭妃是胤礽的母親輩。有一說是康熙搶了胤礽的妻子,賜名鄭妃。但鄭妃有了大太子的骨肉,鄭妃偷偷生下秦可卿。賈家為了討好胤礽,偷偷撫養可卿,若胤礽一朝登位,其功勞便極大。可惜大太子二上二廢,並不長進,偷養秦可卿,終因大太子失位而令賈府被連累,全家發配充軍。

○    元妃元春自幼養大寶玉,但她非大太子一黨,因此當知道可卿之事,奏上朝廷,力求打擊大太子之勢力,結果賈家被抄家,便是因為寶玉口疏將秦可卿身世告知元妃所致。元妃奏了鄭妃及胤礽一本,秦即賜白綾自殺而死。

○    對紅樓背後的故事有深入了解,對欣賞眾人勾心鬥角之暗場戲,有深刻的體會。

○    劉心武先生認為薛寶釵因失意選妃入官而延妬於黛玉,故一定要嫁入賈家,爭回面子。而天仙下凡的黛玉為花死亡而設計成「黛玉葬花」,那對於自己的一死,也應有更高貴超越的設計,才合符黛玉的心態。她選擇蹈入海中,令淚與海水變成一如,浮沉期間,以淚淹沒自己,更勝「葬花」的境界……淚珠變成佛珠,造就了賈寶玉出家廿年的遭遇,情僧從此而生……

不明白劉心武先生版本的「紅樓夢」,也不會影響「花海紅樓」的看戲熱情。因為以「新」紅樓夢看此戲,也很過癮了。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