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情話蘇東坡>

《情話蘇東坡》首演序言

編撰人的話語心聲

《情話蘇東坡》是進入二○一四年的第一個新創作劇本,與《金胎蝴蝶夢》及《封神畫夢》同期投入創作,是我的第十三個粵劇新戲寶。

在撰寫《情話蘇東坡》之前,差不多把蘇東坡一生的著作都草草看了一次。記得一次去日本見到一本難能可貴的《蘇東坡詩詞集》,要將整整廿多本其他詩人的書一起購買才可擁有,結果我的弟子為我一人一本的帶回了香港。後來發現這本日本人出版的蘇東坡,內容最為豐富,對我寫作此人物有極大的幫助。回港不足三天,又擁有了一個蘇東坡「把酒問青天」塑像,放在我書桌西北隅,很快便把此劇構思好。個人對此劇之創作亦十分滿意!覺得有點天意!

蘇東坡吸引我寫一齣粵劇,是因為過去沒有太多劇本有關他,一般只是在「蘇小妹」的劇本系列找到蘇東坡,但真正以他為題材,至今並不多見。而且蘇東坡與年齡差了一大截的朝雲戀愛故事,也有人寫了,但全面又透徹並具有可觀性的蘇東坡,一直未能見到一個較詳細的劇本。知道陸毅在中國大陸演出了電視《蘇東坡》,才算有個劇集,較全面地解讀蘇軾。

最初構思,是受蘇氏唯一留有於世的書法親跡「寒食帖」所影響,目今只在台灣,聽說在故宮可以看到原裝正版,而翻印作紀念的限量版,有一幅在台灣名作家李敖的手裡。蘇東坡的愛情故事,我在此書談到名妓馬盼盼與蘇的故事十分吸引,馬上通過文獻來研究這段情。於是《情話蘇東坡》以馬盼盼與蘇東坡一段愛情故事作為全劇的骨幹,很快劇本也具神采了!

寫蘇東坡,一定要寫佛印,但不願佛印太譁眾取寵,因此我有意不著筆於他傳統的幽默和與東坡的鬥咀戲,因為太多書說過,我並不想見一個喜劇人物在此新劇中。反之,加強大反派,亦即蘇東坡半生的怨敵,此人妬氣沖天,在創作此劇這個人物時,很快便很立體。由彭熾權先生來演反派章惇,我放心了!又加入其孫的戲,令人明白更深層的人生道理。

看《情話蘇東坡》,要知道我因為蘇氏一個「貶」而生大興趣,因為我認為自己前世可能是真如親王,均與東坡一樣受貶。蘇東坡九次被貶,我妙手將荔枝拿來,以南方最甜的荔枝可以入藥入酒,此荔枝正反映被貶的人的心態,向南愈甜愈大粒,可知貶謫或受難,是文人寫得好文章的動力。我又寫「日啖荔枝」三百粒的蘇東坡,要點破向南生的荔枝,特別甜,也特別多「火」,因此可以下藥,正是向「南」被貶的蘇東坡,一生的縮影和象徵。他晚年召回升官,向北回朝,死於船上,暗喻「五行餓命學」的厲害。

在我過去的劇作,每套均有較深的哲理,很多觀眾看不懂,也不知道我的想法,不要緊,粵劇是要看五十年或一百年的,我的戲是寫給這一代及下一代、下兩代的粵劇迷品嚐的。深一點不要緊,要慢慢品嚐,這是我今日奮鬥寫粵劇的原因。粵劇要傳承下去,李居明這「一棒」要接棒成功,十分重要!

「看著明天做人」,是我為什麼寫粵劇的原因。這些劇本真正獲得收成和巨大迴響的日子,我不一定看得到。這齣蘇東坡為文人寫下一個深邃的自內證,鼓勵文人要知坎坷,方可寫成千古文章。文人不能快活,也不能安逸。因為,一切的好文章都是在喝采中成長,在掌聲下垮台的,創作人要忍辱才有畢世的經典。

《情話蘇東坡》不算是我目前第一線的最愛,但勝在完整而娛樂性豐富,劇情合情合理,也每個角色都有戲。此劇很多橋段,是內藏深思的,我有意不點明,其中反諷之處很多,觀眾自己欣賞及看破,是觀此劇的樂趣,我全說破便不好玩了!

很感謝黎駿聲先生及陳韵紅小姐兩位老倌為我演繹蘇東坡及馬盼盼,兩位精彩的演出,觀眾一定已給了評價。感謝廣州粵劇團列入這戲來紀念六十週年創會劇目,全團出動演好此戲,令我感動又感謝。特別鳴謝是李秋元及彭熾權兩位大德,義助演出,深深感覺粵劇的人情味。

 看此劇時,請注意——

★    馬盼盼愛上一個「名人」的不容易!

★    紫微道長象徵的「諸佛威護一子愛,何必惆悵人間難。」好人一定有福星之啟示。

★    蘇東坡在際遇中也學了修行,人要在敗中求勝,禍福依伏!

★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不是蘇軾寫給其弟蘇轍子由的,是送給馬盼盼的,是我的大膽推論,也是戲劇人的「不擇手段」,但我永遠相信,文人一定隱瞞自己的情事秘密,歷史永遠不是「真」的!原著「千里共嬋娟」的「嬋娟」是指月亮的嫦娥!

★    章惇一生鬱鬱而終,曾是蘇最好的朋友,但後來妬忌蘇的才華而為敵,後來其孫都在讀他敵人的詩。這諷刺很具戲劇效果!在現實世界,所有成功人士的旁邊,總有或多或少這種的「小人」。

★    飛鴻子曾布寫盡一個好高騖遠的年青人的不擇手段,他的狠毒,在此劇寫得十分露骨,在風水及各行各業聽說也有這一號人物。其實目今社會,說什麼道德?好人?慈悲?善良?不要太天真吧!

★    紫微道長可愛可親,其真正面貌,我在寫羅浮山的朱明道長。他有一個「朱明洞天」在博羅羅浮山,大家可以去看看,感受一下靈氣,嶺南其實暗指羅浮山,這是蘇東坡曾遇八仙的地方。

★    馬盼盼為蘇東坡寫字,竟如真跡,這是歷史上的真人真事,在黃州還可看到她的真跡。

★    曾布後來做了宰相,他的名字也曾出現在《李清照新傳》中,他本為飛鴻子睇相,是杜撰,但其性甚奸,在歷史上有記載。

★    為增加劇力,此劇的時空和地域都依劇情而轉換,因此此劇是根據歷史素材來寫。但是天馬行空,似真還假,這是過去寫劇人的創作方式,也是一種創作自由,說明此戲非根據歷史來寫的歷史劇,因為全為劇情服務,是一個原創劇本,也是我過去十多個劇本所做的工作。「原創」之意,是不根據唐人小說及元曲作品,重新寫新的橋段和人物,這是難度較高的粵劇文學創作,暫時還有很多興致,可以寫多一些……

且看因緣吧!

        李居明序於二○一四年三月冰雹之夜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