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海瑞鬥嚴嵩>

重寫任姐「大紅袍」有感

李居明

  今日為「睇相佬」的我,還很記得「大紅袍」在嚴嵩「倒堂救子」一場任姐的海瑞對靚次伯「窒」一句「睇相佬」,一記便是五十年半個世紀。今日重寫此戲,五十年自己的人生起跌,坎坷榮寵,一幕幕地浮現眼前。還記得嬰童時自己的名字也未懂叫時,已因奶媽三姐教我,已懂唸「任劍輝」三字。更想不到「任」(壬水)字,「劍」(庚申)字及「輝」(五行火也)竟是我一生八字的用神所在,中晚年甚至與粵劇結了緣。

  這一次改編「大紅袍」,因電影版永久遺失了首三幕,未能有所依據,但我當年的記憶還在,於是加寫了海瑞登樓緝捕嚴世蕃的頭場戲,剛巧馬湘蘭為世蕃祝壽,寫了一幕海瑞手捧壽包,逐個壽包數世蕃屠夫罪行的戲,每顆壽包藏了人民的血和淚,作此戲之引子……

  經典兩場戲—即嚴嵩「倒堂救子」及「十奏嚴嵩」,保留了原著任劍輝及靚次伯的精彩對答,並加入公堂戲多用的官腔牌子,如「水仙子」,「武西廂」,「陰告」,「追信」及「銀台上」等,十奏段段好歌外,再加上十一奏,原著嚴嵩一面倒輸給海瑞,新改編的「海瑞鬥嚴嵩」加寫嚴嵩的反擊,引發「凌空頂官」、「皇后滾釘床」甚至「十一奏」的連場好戲,此戲可觀性極強。

    「海瑞鬥嚴嵩」中段戲參考原著「大紅袍」太單線發展,新加入海瑞母親大病的戲,又邀請Joe Jr.飾演提供「金雞納霜」當年西藥救人的神父,唱造兩段粵曲,令海瑞奏嵩更多戲,人物更立體,也正式為大紅袍圓夢了!

  儘管今日香港粵劇觀眾不多,很多有心人亦對粵劇失去信心而懶於入場,但好戲一定有觀眾,而且一定有很長的戲寶壽命,永遠光芒。這是我的堅信,也是我正在盡力及努力寫戲的原因。改編自任姐「大紅袍」的「海瑞鬥嚴嵩」,請駕臨指導。亦請不要怪我,為粵劇爭回一點傳媒空間,刊登大幅廣告。

 

盛世天創造一年內上演八大新戲寶紀錄

一月一新劇《海瑞鬥嚴嵩》

二〇一四年,是我為自己訂下一個最瘋狂的年份。這是四年新光續約中的第二年,是我邁進自己六十甲子的第一年,也是傳說及命理學上,火年中的火年,是一個最不好的年。在這個氣運,作為一個與命運鬥爭的改運人,用我一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氣概,為自己列入二〇一四年的新光粵劇年,為自己創造紀錄,也為香港粵劇界創造紀錄!

首先,「蝶海情僧」九月在日本隆重公演,是首個大型原創粵劇登陸日本,全劇在大阪、福井兩地作公開性的演出。這是香港粵劇界從未達至的創舉。

跟著,在二〇一四年一年內,我要撰寫及製作八套全新戲寶,由年初的「花海紅樓」到「金石牡丹亭」,「情話蘇東坡」到「封神畫夢」,又由「海瑞鬥嚴嵩」到「孫子無双」,最少六套的全新大型戲寶,在短短七個月完成撰寫到公演,我的最初目標,是「一月一劇」!到了年底,還有「方世玉」到「金胎蝴蝶夢」!

在粵劇式微的今天,我要創造奇蹟。「一月一劇」是我對自己的要求,我明白人生需要「瘋狂」,要達至八戲寶套套擲地有聲,套套好戲,並不容易,但我要在最不好的一年——二〇一四年,考驗自己這種逆天而行的宿命!

我為自己寫上一對對聯:「今酌漢歌君莫笑,他年惋曲知我狂。」我用「狂」字來描寫自己,只在說明,只要我們具有實力,只要努力,多麼不可能的事情,也可以做出來。

今天,我已完成上演今年的「花海紅樓」、「金石牡丹亭」、「情話蘇東坡」及「封神畫夢」,即將上演的「海瑞鬥嚴嵩」、「孫子無双」、「方世玉」及「金胎蝴蝶夢」,我真的做到了「一月一劇」的八部新大戲,這是我個人的一個創作紀錄,也是香港粵劇式微的今天,沒有人曾經能做的事了!

面對這種瘋狂,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反應!或許八套戲全看的人,才可以給我一個較為中肯的評論。這些瘋狂的作為,我非為名、非為利,只為自己對自己的一種承諾。上天既給我這種機遇去做這些前人未做過的事,我全力以赴便是,結果如何、反應如何、評語如何,已經不重要了。

我這種瘋狂,正呼應着全球因火熱攻心而引發的全球災難和危機,人人在火毒下都頭腦不清醒,那我也來個不清醒,去寫我心中積存已久的怨言和心聲。有對政治的控訴,有對人生的提問,有對愛情的挖苦,有對宇宙的反思……作為一個創作人,我在今年交了功課,在完成這份功課的同時,我很光榮及輕鬆地沒荒廢我的職業,我依然在為我的客人批八字、看風水,人也健康,依然去佛堂上課,依然靈感如泉,為弟子佈了很多密宗的大法。

因此,二〇一四年是李居明的大豐收年。單在整理我寫的劇作、照片、劇本集、錄像、唱片,已是十分豐盛的寶藏。由二〇一〇年首演「蝶海情僧」開始,先後撰寫及製作的粵劇新作品有「大唐胭脂」、「金玉觀世音」(又改編成「觀音情度韋陀天」另一版本)、「聊齋驚夢」、「李清照新傳」、「潘金蓮新傳」、「俏孔明」、「英烈孔雀王」、「錢塘金粉」、「相如追夢」、「金石牡丹亭」等已十六部新戲寶。目前排練的有改了三十稿的「嘔心瀝血」版「金胎蝴蝶夢」,由李淑勤率領的佛山粵劇院傾力製作,又已快開筆寫賀歲片「漢王天嬌」,為蓋鳴暉寫宮廷大戲,梁兆明的「方世玉」來勢洶洶,單看「三打梅花樁」一場,已大開眼界。

「金胎蝴蝶夢」全詩篇的粵劇,向任白戲寶致敬,向唐滌生先生致敬。

但二〇一五年的另一個瘋狂,又正在隨「漢王天嬌」在賀歲隆重公演時,開始了新的計劃,而計劃中要拍攝的電影「大迷信3」命運如何,且看這一兩個月,我的電影因緣吧!(導演人選一直未有落實……)

對於本劇「海瑞鬥嚴嵩」,感謝在我編撰期間,有了「楊乃武與小白菜」一戲給了我新的靈感。「蝶海情僧」今年九月會繼日本公演後在香港重演,八月八日正式預售,一票難求,又出足本全劇唱片,錄音技術令人興奮。

在這裡一再感謝支持李居明粵劇計劃的觀眾,一再感謝支持新光重開的觀眾,一再感謝支持粵劇的觀眾!還是我的那一句:

「你的支持!我的奮鬥!」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