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人的話 <關公月下釋貂蟬>

從沒有人這樣寫關公

   ●  這個戲,寫得很開心,如有天助,順利極點。很感恩得此作品。

  ●   「關公月下釋貂蟬」是近期個人比較喜歡的創作,當你進入場中看此劇,便明白為何我會喜歡這個劇作。每個觀眾都在尋找一個關雲長的「新意」在戲曲世界。一直以來,一陣陣陳舊的灰塵,劇情從來依從舊有的。我這個人很討厭沉悶,亦一直認為要超越舊有,要比之成功才能破舊立新的。我有這種自負……

  ●   人老了,到了這個年紀,也半退休,安享黃金歲月,無掛無慮,當然不會理人家怎樣去說。是讚是彈,也隨緣了!當今世代,人人都要捱得起罵。說到廿三個戲,寫了又製作上演,真是一個紀錄了,自己為自己創造奇蹟,我已滿足。

  ●   因為有秋元及非凡,我才寫到這個劇本。這個戲,演員決定一切!

  ●   關公成天神,一定要破解其中奧妙,就是他的正氣,可降妖風。這是這個戲在末段精釆的地方,「神怪」二字來描寫是不公平的。因為關公成聖,不單忠義,一定有關靈界。這是我的強項,我寫關公,不寫精神靈性,怎是李居明呢?

  ●   貂蟬孖生,是蝴蝶雙翼的暗示。在密教上的雙圓性海,也是有寓意的。我近期寫的所有戲,均有哲學及佛學的層次!看得懂或看不懂都不重要,因為的確是密法中較難領悟的道理。有知音一人,我已有收穫。甚至可以說,我這部戲是寫給那一個人看的。(那個知音是誰!是你嗎?我不知道!)

  ●   「性」的象徵是這個戲要談的。這是西方文化及戲劇必加的「符號」,此劇多處揭示戲劇的性象徵,向佛洛依德及莎翁致敬。至於那幾段是理趣,你自己尋找吧!很有趣吧!

  ●   蟬精的所有動作及反應,均根據我三十年接觸靈界真人真事的改編成粵劇橋段和動作,並非杜撰。將靈魂學的內容放在粵劇,我又在開先河!

  ●   用人血祭刀,人命祭爐……是中國古文化,恐怖中的無知和激情,戲劇最愛這些素材。

  ●   能為關帝寫一個這樣版本的劇本,很有滿足感。算是向自己的編劇生涯記上滿意的一筆。

  ●   此戲演出如何,寄望在導演陳少梅老師手上,我將此劇的命和運,交到梅姐手上,我心也釋然了。

  ●   從「金玉觀世音」、「一代天后」(鳳凰天妃)到「關公月下釋貂蟬」,三劇三神文化盡顯,是一個系列。當今最多人拜的三尊神祇,是觀音、天后、關帝……為之作傳,有了完成使命的快感。

  ●       文學人物以司馬相如的「相如追夢」、曹植的「銅雀菩提」、「李白紅梅」、「情話蘇東坡」、「李清照新傳」是另一個系列,都是各有神釆的好戲,「柳永」及「納蘭性德」是我想寫的,且看機緣。

李居明

寫於完成「關公月下釋貂蟬」

及「情話方世玉」後二○一五年十月八日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