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海情僧

報刊劇評

《蝶海情僧》情節淒美·賺人熱淚(現代戲曲2011/9-10~撰文:郭豪昌)

盛世天帶領著粵劇界多了一個又一個的劇本,一個又一個製作,甚至吸引一位又一位從未看過戲曲的觀眾嘗試去欣賞粵劇……

 

節目演出時間表
連接 演出日期 場數 項目主題 演出劇目 演出場地名稱
2011-01-27至2011-01-28 2 越剧蝶海情僧(杭州) 越剧蝶海情僧(杭州) 浙江杭州剧院
2011-02-05至2011-02-08 5 粵剧蝶海情僧(新光首演) 粵剧蝶海情僧(新光首演) 北角新光戲院
2011-02-14至2011-02-15 2 京劇蝶海情僧(北京梅蘭芳二月) 京劇蝶海情僧(北京梅蘭芳二月) 北京梅蘭芳大劇院
2011-04-30 1 蝶海情僧(三地聯演) 蝶海情僧(三地聯演) 北京梅蘭芳大劇院
2011-05-01 1 京劇蝶海情僧(北京梅蘭芳五月) 京劇蝶海情僧(北京梅蘭芳五月) 北京梅蘭芳大劇院
2011-05-02 1 粵剧蝶海情僧(北京正乙祠) 粵剧蝶海情僧(北京正乙祠) 北京正乙祠古舞台
2011-05-13至2011-05-14 2 越剧蝶海情僧(上海) 越剧蝶海情僧(上海) 上海大劇院
2011-07-26至2011-07-31 7 粵剧蝶海情僧(文化中心二度重演) 粵剧蝶海情僧(文化中心二度重演)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2011-08-30至2011-08-31 2 京劇蝶海情僧(北京國家) 京劇蝶海情僧(北京國家) 北京國家大劇院
2012-01-30至2012-02-02 4 粵剧蝶海情僧(龍年賀歲三度重演) 粵剧蝶海情僧(龍年賀歲三度重演) 北角新光戲院
2012-06-23至2012-06-24 2 粵剧蝶海情僧(新加坡四度重演) 粵剧蝶海情僧(新加坡四度重演) 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大剧院
2012-10-26至2012-10-27 2 越剧蝶海情僧(香港) 越剧蝶海情僧(香港)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2013-01-16至2013-01-17 2 梅葆玖經典之夜 京劇蝶海情僧(香港) 新光戲院大劇場
2013-02-28至2013-03-01 2 鳴芝聲劇團賀歲大匯演 蝶海情僧(五度重演) 新光戲院大劇場
2013-09-21至2013-09-22 2 粵劇蝶海情僧(澳門站) 蝶海情僧(澳門站六度重演) 澳門文化中心

2014-09-16

2014-09-19

2 粵劇蝶海情僧(日本) 蝶海情僧(日本) 大阪觀光局、福井縣觀光聯盟
2014-09-25至2014-09-28 4 蝶海情僧(凱旋回港) 蝶海情僧(凱旋回港) 新光戲院大劇場
2015-02-28至2015-03-02 3 蝶海情僧(羊年賀歲) 蝶海情僧(羊年賀歲) 新光戲院大劇場
2018-07-26至2018-07-29 4 蝶海情僧 蝶海情僧 新光戲院大劇場


情僧引蝶·苦海覺省是智慧(現代戲曲2011/9-10~撰文:鄧蘭)

歌曲動聽,題旨新穎,演出落力,加上非一般的宣傳,是一套不可多得的新劇。編劇李居明具智慧,得道觀眾支持也合情合理……

《蝶海情僧》越劇與粵劇較量(蘋果日報2012/11/12~撰文:石琪)

肯定的是,每齣戲都請名伶擔綱,精裝製作,增添新舞台技術而不失粵劇格式,無疑很想加強粵劇在新時代的吸引力,看來李居明對戲曲有感情,故事構思往往與眾不同……

 

 

《蝶海情僧》三版本(明報~撰文:石琪)

一個新作劇目出現三種戲曲版本,極罕見,而且由三大劇種的當今頂級藝人演出,都是很認真的精裝製作,更難得…

 

《蝶海情僧》佈下感人機關(頭條日報~撰文:潘麗瓊)

《蝶海情僧》明顯可見李居明是聰明絕頂的編劇家,近四小時的粵劇佈下感人機關,是今年新派粵劇精品……

夢幻蝶海·大悟之情—評越劇《蝶海情僧》(上海戲劇2011~撰文:李惠康)

趙氏新戲·蹊徑另闢—滬上專家點評越劇《蝶海情僧》(上海戲劇2011/6)

一汪清溪一片海——觀越劇《蝶海情僧》(上海戲劇2011/7~撰文:瞿熙)

為中國戲曲文化史寫上輝煌一頁 

《蝶海情僧》三地三劇大聯演圓滿成功

李居明大師為振興戲曲編撰經典新戲寶

傾情演繹世間情與佛傳世劇目永留佳話

這是一個奇妙的因緣!

    二○一一年四月三十日,在北京梅蘭芳大劇院上演了《蝶海情僧》三地三劇聯演的歷史性創舉。同一個晚上、同一個舞臺,分別來自北京京劇院梅蘭芳劇團、浙江趙氏工坊及寧波小百花越劇團、香港鳴芝聲粵劇團的戲曲表演藝術家聯手演出,以京、越、粵三個劇種串聯成一台完整的《蝶海情僧》演出, 開創了中國戲曲歷史的先河,也為中國戲曲文化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三個月誕生三個劇

    僅僅在六個月之前,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三地三劇的藝術家首次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設宴會面,首次聆聽編撰人李居明大師解畫《蝶海情僧》劇本和劇中人物的演繹,京越粵三位「真如」男主角拍下歷史性開工照,不經不覺半年之後,這個歷史時刻已永載史冊……

    二○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劇本誕生僅僅三個月之後,首先以浙江越劇的形式為《蝶海情僧》揭開了序幕,在中國文化之都杭州舉行全世界的首演禮;二月五日在香港賀歲黃金檔期演出粵劇版;二月十四日在首都北京梅蘭芳大劇院賀歲檔演出京劇版。三地三劇首演的成功,獲得北京、上海、香港戲曲評論家的高度讚賞和廣泛評論,在戲曲界引起了極大迴響。

    繼而,三地的創作班子在首演基礎上對劇本做出了更精益求精的編排,力求打造精品劇目奉獻給觀眾,應觀眾的熱切要求,馬不停蹄地安排下一季的演出。越劇於五月、九月移師上海大劇院、寧波大劇院作二度、三度重演;京劇被選為二○一一年度的優秀劇目,八月進軍殿堂級的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香港粵劇在香港文化中心作二度重演,並已被邀請明年六月在新加坡公演兩場, 延續下去還有電影、動畫……及更多劇種的戲劇形式。

創造戲劇神話的文化大師

    締造這個奇跡的人是誰?他就是廣為人識的文化大師李居明先生,《蝶海情僧》原著的編撰人。以堪輿及唐密研究聞名的李居明大師,原來具有如斯深邃的戲曲撰詞功力。從二○一○年初開始,在短短的一年時間裡,他首先創作了首部粵劇劇本《蝶海情僧》,繼而聯同三地的戲曲創作精英和最優秀的演出班底,聯合整理了三地三劇本,以三種不同的演繹方式,將《蝶海情僧》這個新創作搬上三地舞臺,此劇是講述人性情義與佛哲的歷史愛情史詩劇,著名戲劇大導演陳薪伊女士評價此劇可與莎士比亞戲劇相媲美,並有超越之處,編撰人高深的文學修養與佛學修養,具足體現,巧妙將「萬法唯心造」、「禍福依伏」的理念,通過此劇表現無遺。《蝶海情僧》兼有藝術與商業的兩者魅力,絕不簡單。 而此劇之題材及演繹人生哲理,橋段亦是中外戲劇從未所見。

    李大師認為,「和諧社會,從心開始」,這個「心」字,是締造社會及文化健康進步的一個最重要領域,其中藝術能在此領域發揮最大的培育及引導,在物質文明過份蓬勃之下,心靈文化的提升工作,急不容緩。《蝶海情僧》能成功通過戲曲,將真善美的理念傳播給觀眾,種下光明的種子,提升靈性,進行心靈的培育及教化,令其對生命有更深邃的體會和人生的頓悟,是為富裕人類精神文明做了一件功及千秋的大事。

尋找來自千年的因緣

    李居明大師說,投入戲劇創作,並非為名利,純粹只相應一份宿世帶來的緣份,能奉獻多少,成就多少,也是順天應人的事,只求盡力而為!成就這部傳世之作的因緣究竟是甚麼?

    二○一○年三月,《蝶海情僧》的兩位主角投影而來,活靈活現在李大師的腦海中。這位誦經可引來蝴蝶圍繞的奇人,其實是一位密宗祖師的傳奇故事,竟在半夢半醒之間,將此契合成一個活生生的戲劇人物,原來在歷史上,真有位因政變而由皇儲被貶為階下囚的真如親王,如何為求脫險,出家為僧藉此續命的傳奇故事。這個因緣可以追溯到一千二百年前。

    真如親王後來成為一代高僧,傳說他帶領弟子在東南亞廣佈佛教,途經羅越國時「捨身飼虎」而成佛,那三隻受供養的老虎,投胎轉世,生生世世惦記著要向真如報恩。於是另一個奇妙的因緣又出現了,原來京越粵三劇的男主角,三位「真如」的八字命格中,不約而同都相應了「三隻老虎來佈教」的因緣?!

    三隻「老虎」,見到李大師都格外親切,一見如故,而李大師與真如有什麼關係呢?這個謎耐人尋味……有人說,大師或許便是真如的轉世,他把自己的故事寫成「蝶海情僧」?

    京劇版真如李宏圖和越劇版真如趙志剛在接到劇本後,兩人齊齊向編撰人李大師提出要削髮為「僧」,兩位真如在《蝶海情僧》三地聯演的新聞發佈會上,在香港新聞界、文化界、戲曲界眾多同行的見證下,舉行剃髮儀式,場面令人感動,一代高僧形象脫穎而出。

    三位「真如」在祖師的加護下,在舞臺上都顯現出超人的魅力,綻放出無限的神采,此劇無疑成為他們的藝術代表作。他們以各自最獨特的藝術風範,不但成功塑造了一代高僧形象,更將「萬法唯心造」的主題廣佈在每位觀眾的心中,這個際遇背後的因緣殊不簡單。

    真如祖師通過《蝶海情僧》來完成一個使命,來向世人說法,面對天災人禍,以「萬法唯心造」的心法來駕馭災難,這是 末世代人人樂用的處世真言,也是《蝶海情僧》受到歡迎的真正原因!

解畫非同一般的戲劇

    《蝶海情僧》演繹的情與智,是大情與大智,只有這位浮沉於大染缸而悟道的李居明大師才能創造如此神奇的戲劇劇力,其戲劇及文學的造詣,都遠在其讀者的想像之上……難怪說他是真正的「真如」!

    從劇情來看,真如誦經會引蝶,香凝見到心上人會散發體香,兩位奇人相愛已很有戲劇性;太子一夜之間被貶為僧,一無所有,命運突變,震驚和悲憤緊緊扣住觀眾的心。幾乎在同時,真如與香凝臨別一面,兒女情長、纏綿悱惻,又讓觀眾墮入柔情似水之中;怎知一夜雲雨巫山,珠胎暗結……一剛一柔,兩極反差,精彩紛呈。

    最有爭議性的一場戲是真如在災區誤吃人肉,卻令真如頓悟佛理,天堂地獄只在一念之間,初次令觀眾領悟到「萬法唯心造」的佛理;廿年後真如回到昔日舊侶身邊,引來蝴蝶揭露真身份,這時的真如恍然大悟,本以為自己在過去二十年早已失去一切,失去江山、失去家園、失去愛人, 一切以為「失去」,原來一直「擁有」,有國有家有愛有子,原來只是自己的心識錯覺,世間事真假難分。這與誤吃人肉是同一道理,既然色相皆空只在一心,何必執著呢?何必痛苦呢?

    而最後一幕設計,更發揮了戲劇境界中「悲劇」的最高境界。真如欲用神通醫治香凝的絕症,一直以來得心應手的神通,可以醫治萬民於瘟疫中,卻無力救治自己心愛的人,仿若技窮,這是因他的私心私「愛」而無法使出神通,成為一代高僧心中最深的「痛」,人生的得失荒謬再次與戲劇融成一個絕妙!著名京劇名家葉少蘭看了最後一幕的劇本,令他想起梁祝的樓臺會,「很有激情,很深刻也很生動」。

    這種戲劇性的編排,匪夷所思的情節,再次激盪在觀眾的心中,並令他們一再反思,「萬法唯心造」的道理,破解生活中遇到的煩惱。在這個戲曲的背後,還有很深層的欣賞價值。

有「角」有戲京劇版

    京劇版《蝶海情僧》在北京梅蘭芳大劇院演出時,前北京市市長張百發先生評價此劇的成功:「這個創作京劇有『角』又有『戲』!」;京劇大師梅蘭芳之子梅葆玖大讚好戲,連看兩晚;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趙葆秀說:「給我最大的視覺衝擊與心靈震撼就在於一個「美」字!」,「把京劇藝術體現、提升、提煉到了一個極致」。

    首先是李居明大師設計的劇力非同一般,千回百轉的情愛戲中能展現出人生的哲理,前所未有,值得久久回味;再加上此劇的創作團隊陣容強大,由著名舞臺大導演陳薪伊女士擔任總導演,她有「戲劇女皇」之稱;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葉少蘭先生擔任藝術總監,盡將傳統京劇的精華融入其中,把此劇的藝術內涵提升至戲曲精品的水準,也成為「葉派」的經典劇目。北京京劇院梅蘭芳京劇團團長、京劇葉派傳人葉少蘭弟子李宏圖及優秀青年演員程派青衣郭瑋飾演男女主角,是彙集了葉派、程派、馬派、裘派、蕭派等眾多流派精英的演出, 而且舞臺設計、燈光、服裝上更著重突出華麗的風格,以蝴蝶象徵真善美的舞美不僅打破了傳統京劇的「一桌二椅」表現形式, 而且呼應全劇的主題。

    這齣浪漫唯美的「新」京劇,被評為北京2011年度最受歡迎的戲曲劇目之一,並獲得在北京國家大劇院演出的榮耀,《蝶海情僧》做到的是一個跨時代的戲曲作品。

百年經典越劇版

    越劇版《蝶海情僧》以古典、夢幻、傳奇為定位,劇本由知名越劇名編劇吳兆芬老師根據李居明大師的粵劇原著改編,越劇王子、尹派小生趙志剛與青年藝術家,傅派花旦陳蒔演出真如及香凝一角,將這戲打造成一齣精緻工巧,渾然天成的佳作。

    李大師認為劇本的最後一幕改編非常出色,將原著推上更高的意境,趙老師將一代情僧的情與智表露無遺,已達到一個真正高僧的境界,令他藝術成就再登高峰。觀眾多次被戲中的真情所感動,熱淚盈眶。

    另外,我們還看到越劇舞臺上呈現了很多新的嘗試,比如會移動的舞臺多了層次感,多媒體的場景變換如身臨其境,特別是現代舞美加入傳統戲曲中,再由變幻的燈光營造柔美的氣氛,美不勝收。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尚長榮觀看演出後,第一句便說:「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到這般令人激動的好戲!」,越劇老前輩王文娟、金彩鳳專程到上海大劇院觀看趙志剛的演出,都由衷地讚歎「一個深入人心的角色,一部難得的好戲!」。香港小姐鄭文雅獲邀在上海觀看演出並拍攝舞臺照片,她說,在攝影機的觀目鏡中,可以看到演員細微的面部表情,趙志剛百分百投入,把真如與愛人生離死別的痛苦表現得淋漓盡致,令她流淚不止,令攝影鏡頭都濕了一大片,無法拍攝。趙志剛不愧是當今最出色的藝術家!也將此劇推上一個越劇百年難得的藝術珍品。

創造多項紀錄的粵劇版

    由香港盛世天戲劇團出品,當今粵劇界最當紅的女文武生蓋鳴暉率領鳴芝聲劇團演出粵劇版《蝶海情僧》,此劇在香港戲劇界、新聞界、文化娛樂界引起了極大的震撼,創造了多項紀錄。

    二○一一年的賀歲黃金檔期首演《蝶海情僧》五場,預售首日人潮排隊達三百多人,最早於前夜十一時開始排隊,一票難求,未演已轟動,過去幾十年,粵劇界已無此歷史,也沒有一個新戲有連爆五場的威勢;在香港文化中心二度重演,無線電視等多家電視台、報刊記者亦加入報導宣傳此劇,確為沉寂多年的粵劇文化,注入新的激情。

    這是李居明大師離開影視編劇二十年後的第一個作品,也是第一個完整的粵劇劇本,先後改編超過數十稿,字字句句都精雕細琢,綺麗雋永,堪稱現代版的唐滌生戲寶。在二次公演時,又進行了編排和唱腔方面的設計,特別加入了佛歌和梵語咒音,使劇情更緊湊,更能扣住人心……

    李大師大膽將四十多首耳熟能詳的小曲,和唐滌生作品中的經典唱腔運用在同一部戲中,是粵劇史上的首次。觀眾沉浸在昔日粵劇黃金歲月的回憶中,聽得如癡如醉,再度激發對粵劇的熱情,紛紛追看大師的另兩套新戲寶《金玉觀世音》和《大唐胭脂》,與「鳴芝聲」合作多年的音樂師傅都無不感慨,排演過這套戲之後,其他戲都索然無味……這也是此劇能繼續被觀眾熱捧的因素。

    而此劇能演出成功,鳴芝聲的蓋鳴暉小姐傾注了全部的精力,這是她的首個代表作戲寶,令她的「蓋派」舞臺唱腔及藝術更具成熟,要唱足四小時,而且兼備京腔和水髮等武場功架一氣呵成,非「蓋鳴暉」不能!這是令李大師很感激之處。

    蓋鳴暉也因此劇在北京參與三地聯演,而首次踏足北京首都舞臺和梅蘭芳四代演出的「正乙祠」古戲樓演出,為香港粵劇界爭光,難能可貴,也是她藝術生涯的一個里程碑。

    《蝶》劇的宣傳手法也是李居明大師特有的大手筆,首次在蘋果、東方日報刊登跨版宣傳廣告,令報界開始關注粵劇文化,關心粵劇藝人,更在電視黃金時間見到粵劇廣告,令粵劇吐氣揚眉。

    首次一套戲連續演出六日七場,八千多張門票兩天內即告售罄,聲勢之浩大,成績之彪炳,可說是為沉寂多時的粵劇,注下強心針。除了熱爆戲曲界外,也是真正做到把「萬法唯心造」的佛法種子廣佈於觀眾的心內。觀眾看此劇後,久久不能平靜 ,無論是劇力還是內藏的佛學哲理,在感人至深的同時,值得細細品味,比看一篇佛經更深刻,比聽一位高僧說法更生動。

值得載入史冊的千年一演

    在京、杭、港三地分別演出到三地三劇會師在北京聯演,二○一一年《蝶海情僧》創造的傳奇,不僅是戲曲界的盛事,能有緣份參與演出及製作的藝術家紛紛公開表示:《蝶海情僧》是其藝術領域上的代表作。此劇在文化、宗教、藝術、人生多方面,都有深刻的創作與探求,其哲思歷久如新,任何時空欣賞此劇,均不會過時,任何人士欣賞此劇,都會有所啟發。

    因緣巧合,香港小姐鄭文雅用其深情的鏡頭語言,記錄了三劇三地聯演的盛況,出版了首本戲曲攝影集《文情雅戲》,將舞臺上真實的畫面完美保留,令觀眾可以永久回味於那轉瞬即逝的精彩之中,這個因緣也殊不簡單。以她同樣對戲曲事業的熱忱之心,連續在香港銅鑼灣利園、旺角朗豪坊和中環花旗銀行大廈等舉辦攝影展,引起公眾熱烈迴響,受到各界推崇備至,令觀賞者欣賞到中國燦爛的戲曲文化的同時,也正是傳播著「真善美」的種子……

    《蝶海情僧》將繼續它的使命,相應千古以來的奇妙因緣,傾情演繹著盛世天下的情與智,乃至社會各個領域,都能開衍出令人驚喜的奇葩, 這是千年一演,這是千古一戲!

     而大師的其他作品,亦先後在京劇及越劇延續《蝶海情僧》的傳統,一劇多地的演出,成就一種中國戲曲交流互動的模式,下一部將是《金玉觀世音》、《大唐胭脂》、《聊齋驚夢》、《傾國傾情》等等……

同一舞臺,三地名角齊聚京,藝術盛宴

同一齣戲,三劇聯演創先河,歷史永載

同一段情,三轉凡音成佛韻,意味深長

同一份緣,生生相繫世世牽,千年一戲

 

二〇一二到一三年「蝶海情僧」香港站

三劇在港歷史性演出

葉少蘭大師為紀念演出破例演老真如

    「蝶海情僧」分別於北京、上海及杭州與香港演出後,最後的高潮,便是三劇在香港會師,在香港演出。為隆重其事,並舉行「蝶海情僧」三地聯演大型展覽會,將繼「汪明荃四十五美麗娛樂世界」後在新光戲院二樓隆重展出。

    越劇「蝶海情僧」已在二〇一二年十月廿六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隆重演出,京劇的「蝶海情僧」已鐵定在二〇一三年一月十六到二十一日舉行京劇聯演,由北京京劇團梅蘭芳劇團團長李宏圖先生率領代表團南下,先邀京劇泰山北斗梅蘭芳之幼子梅葆玖粉墨登場,與李宏圖的師父、葉盛蘭兒子葉少蘭合演「鳳還巢」一劇,梅葆玖並與葉少蘭在一連四天的京劇名角名劇演出前,登台主唱京劇清唱選段,這是寫進歷史的京劇演出。七十八高齡的梅葆玖以國寶級的身份南下新光演出,是紀念新光戲院重開。因此,這次演出,對於他老人家來說,是一次畢生難忘的演出。

    葉盛蘭是京劇名宿,曾與馬連良、袁世凱等於六十年代演三國「群英會」,葉少蘭演活呂布及周瑜,逝世後由兒子葉少蘭繼承,也是用上高吭的聲調,被喻為中國的男高音戲曲藝術家,其徒李宏圖演「蝶海情僧」真如一角,最後一幕是以老僧的身份回來,師徒二人曾開玩笑道:「老真如由師父粉墨登場演出,最適合不過了!」但上幾次在北京演出,都沒有正式履行。這一次李居明邀請葉大師南下,為感謝李居明大師對京劇的支持,葉少蘭大師決定來港演出這一次,履行承諾,破例為大師出場演戲,剃髮上粧演老真如(即高僧智慧輪),此消息一傳來香港,大師及其弟子均雀躍非常。(截稿前還趕得上購票時間)

    京劇「蝶海情僧」在一月十六日起開始在香港新光戲院演出,而粵劇「蝶海情僧」亦將在二〇一三年二月十三日開始的鳴芝聲賀歲檔期內,演出兩場,作為三地聯演的壓卷圓滿之作。「蝶海情僧」三地聯演盛舉展覽會亦會延長展出時間至粵劇「蝶海情僧」演出完畢為止。

    李居明大師透露:「蝶海情僧」三地三劇聯演前後達三年,獲得極大的豐收,三地藝人不單可以交流切磋,又可以通過此戲,加速三地戲劇活動的發展,三劇主角都成為好朋友,此劇獲空前大成功。李大師指出希望此劇能繼續改編成黃梅調、歌仔戲等,甚至一直在談拍成電影及電視劇,「蝶海情僧」能一劇數投,證明此劇劇本的出色,也為中國各地戲曲的合作交流,寫上和諧社會的新一頁。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