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牡丹亭

節目演出時間表
連接 演出日期 場數 項目主題 演出劇目 演出場地名稱
2013-09-12至2013-09-16 5 《金石牡丹亭》香港首演 金石牡丹亭 新光戲院大劇場
2014年1月25至2014年1月27日 3 《金石牡丹亭》二度重演 金石牡丹亭 新光戲院大劇場

 

報刊劇評

《金石牡丹亭》崑劇格局的粵劇(現代戲曲2013/12~撰文:鄧蘭)

整個戲的風格不但有別於粵劇經典《牡丹亭驚夢》,更與傳統粵劇的模式不同……

李居明第十一個劇本《金石牡丹亭》9月中在新光上演了 5場,今次同樣由《李清照新傳》的佛山粵劇院製作及演出。我看了 14號的場次。看畢,不難發覺整個戲的風格不但有別於粵劇經典《牡丹亭驁夢》,更與傳統粵劇的模式不同,然而其亦非屬新派粵劇,趨向以現代元素來搶光,而是具有崑劇格局的粵劇。

情節重點重新編排

《金石牡丹亭》的嶄新,可從兩方面看。一是劇本上、二是製作。李居明此劇本建基在話本「杜麗娘慕色還魂」,而非粵劇或崑劇版源於湯顯祖的 《牡丹亭》。《金石牡丹亭》五場戲《遊園驚夢》、 《花雨交歡》、《冥府請辯》、《倒房窺艷》、《慕色還魂》中的角色極為集中,杜麗娘、柳夢梅、陳最良與判官為中心人物;花仙、春香、杜寶次之。人物不但比傳統崑粵劇更精簡,如石姑姑的戲轉化 到陳最良身上,連春香這個角色亦不見份量,牡丹花仙戲份相對較多。另外一雙主角入夢説愛並非偶然或有前世因緣,而是因牡丹花仙見杜麗娘十八思春,施法把三年後下任府尹之子柳夢梅時空遷移到此跟杜麗娘夢中幽歡。第三杜麗娘在冥府申辯、還陽成為重點情節。劇本的上半部以杜麗娘、柳夢梅之夢及陰陽相交的愛為中心,下半部是杜麗娘如何還魂。故事雖大同小異,情節的選擇,人物的取捨以至落筆的重點跟之前版本大有不同。

除了故事本身的取向,當中的曲詞亦重新編 排,杜麗娘跟柳夢梅的戲都以濃郁的唱段來表現, 甚少對白。《遊園驁夢》、《花雨交歡》、《倒房窺艷》尤為突出唱做的雅致,連綿不絕之曲與二人生死不渝之情相扣,加上如詩般麗句,起了人物寄曲情,華詞入妙境的氣象。

演出形式接近崑劇

雖然簡約的舞台設計與燈光、甚至開場、過場不斷有花仙穿插、以及結尾花神拿了一巨型披風替杜麗娘披上,她跟柳夢梅行到舞台後端上級台階,巨型披風散開都接近崑劇青春版的形式,製作的配套完善絕對是這劇的成功之處。五場戲中凡主要人物出場,均有相關性做功和舞美配合。人物的身段、台步、動作一絲不苟,李淑勤的水袖、梁耀安的傘子功、腰功與黎駿聲的步功,還有彭熾權的判官動作各有特色,都隨主角的出現,亦歌亦舞的展示出來。另花仙、鬼差出場也有傳統的動作配合。這些身段與舞美動作都大大豐富了較為單薄的故事和人物枝葉,令劇本得以提昇。這方面十分重要,有不少劇本因沒有充足的製作支持,包括人腳、佈 景、或導演參與整合,看起來就很弱。新劇如有好 的製作配合,肯定較易被接受;這方面新光上演的新戲多能發揮出製作的重要性。不過製作的配套是否充足跟資源掛勾,一般演出能做到是是正正已不容易!

當然《金石牡丹亭》製作的新並不是再其單單有資源支援,而是發揮的取向。承如上文所談,她的舞台設置很簡約,但在細處用心思,如製造夢幻感、台上多處便冒出一縷輕煙,下雪天中竟有花影落在明月前,都是以景入情,取向多為襯托,而少在建做豪華境貌。

詞藻雖美過於艱僻

此劇由文學出發,音樂同樣溫雅,跟大鑼大鼓的粵劇不同,形式接近崑劇的做法,這是一大膽嘗試。佛山粵劇院的製作及演出亦做到細腻雅致。唯一是音效不妥。新光之音響一向偏強,此劇音樂設計以柔美溫馨為主,強大的擴音不但影響樂曲美,甚至蓋過人聲,尤其李淑勤聲底陰柔,情況更加嚴重。之前寫《李清照新傳》已有提及此問題,今次觀眾再反應,李大師在謝幕時感謝觀眾支持外,也要説聲不好意思。除了音響問題,發覺此劇之詞藻雖美、但過於艱僻,若取自然之詞、簡易之句,應更易背誦上口!

縱觀《金石牡丹亭》整台戲做到接近崑劇的細腻,亦跟崑劇的表現方式相近。在粵劇中,這種嶄新風格有別傳統之製作。其成功需各種配合,除了劇本的文學成份是否具相當水準,亦要看題材是否恰當以這種形式演繹。湯顯祖的《牡丹亭》本身有很強的文學性,依其詞轉化成戲曲自然也有文學份量。《金石牡丹亭》重新撰詞便不簡單,加上溫雅的音樂和大量舞美的元素,《金石牡丹亭》可算是具有崑劇格局的粵劇。不過粵劇以故事情節多迂迴跌蕩,人物枝葉亦較豐富、和音樂熱鬧也是粵劇作為一種地方戲曲的特色和吸引之處。

詩篇式作品《金石牡丹亭》文辭高雅(現代戲曲2013/12~撰文:嘉嶸)

編者在劇作文辭的運用上,明顯有別於過往劇作的風格,當中文詞最為高雅,有如詩篇式的粵劇文學作品……

盛世天粵劇團創立人李居明大師的第十一部著作《金石牡丹亭》,於日前假新光戲院大劇場作首度公演,由佛山粵劇團的李淑勤、梁耀安、彭熾權及黎駿聲等人領銜演出。《牡丹亭》的原著故事,近百年來廣泛被不同藝術媒介採納創作,如粵劇《牡丹亭驚夢》、崑劇《牡丹亭》《青春版牡丹亭》、電影《遊園驚夢》等,以不同的角度及手法,展現它的魅力。是次編者從經典故事中找出新的點子,務求為觀眾帶來新的感受及體會。

重心鋪寫情愛經歷

《金石牡丹亭》撮取了《杜麗娘慕色還魂》話本及明代湯顯祖《牡丹亭》的情節重心,將全劇分為五幕: <遊園驚夢>、<花雨交歡>、<冥府情辯>、<倒房窺艷>及<慕色還魂>,並透過新的意念,加入「時空倒置」及「冥府論辯」等的創新鋪排及設計,再次將杜麗娘穿越生死的愛情故事,以另一形式演繹出來。

綜觀全劇的情節內容,劇作家保留了「遊園」、「寫真」、「拾畫」、「幽媾」等基本情節,而敘述重心則聚焦於杜麗娘的身上,利用大部分筆墨描述其穿越生死的情愛經歷。而曾在唐滌生版本中熟悉的人物,如杜寶及杜老夫人,其情節戲份大為刪減,更刪去道姑一角。筆者認為,此鋪排能使杜麗娘的情愛經歷顯得更為聚焦、具體及豐富,同時有助在形象塑造方面,有更多空間及角度呈現她敢於追求理想的性格,個性較為鮮明及立體。

創新情節富感染力

在鋪排情愛發展方面頗有層次,而且節奏明快。首幕 <遊園驚夢>,結合「遊園」及「寫真」的情節,記述麗娘本性愛花,曾在家後園種下八種花卉,得八大花神感召。其見麗娘思春,巧妙將三年後下任府尹之子柳夢梅與她夢中相會。「時空轉移」的夢會,乃編者的新意念及個人創作。期後更創新加入「靈界妒氣,判官錯判」的情節,敘述靈界因八仙擾亂時空而怒,致冥府判官錯判麗娘命運,使其因夢「慕色而亡」,為 <冥府情辯> 的情節埋下伏筆。此鋪排比前人之作「因落花驚閃而亡」的情節,增添新鮮感,亦有助劇情的推展,給予更多空間讓人物表達對命運愚弄的無奈。

第二幕 <花雨交歡>,則鋪寫情愛的另一層次,讓柳杜二人之愛得到沉殿,是全劇的重心情節。編者在此幕將「拾畫」及「幽媾」的情節融合。夢梅到杜家府中,窺見麗娘遺像,想起夢中之人。麗娘由花仙幫助,魂魄引至杜家,兩人陰陽相會,情愛得到進一步的發展。此處雖有少許的口白及情節具唐氏版本「幽媾」的影子,但編者在相會之後,創新加插「花雨交歡」的情節,在兩人愛情敘述主線上作更深層的鋪墊及渲染,使內容更為豐富及富感染力。兩人之「愛」,真誠感動蒼天,召得花雨落下,一段能跨越生死、真摯真誠、感動天地的愛,達到昇華,意境浪漫。

「情辯」令人物更具個性

編者全新鋪排及創作 <冥府情辯> 一幕,對全劇起了一定的意義及價值。本幕敘述杜麗娘從花仙得知判官誤判其死的消息,她們協助麗娘平反,引領她到地府找當今判官進行論辯。在論辯過程中,編者極力刻劃其敢愛、敢於追求的一面。她面對嚴明的判官及鬼差,表現勇敢,道出內心對情愛的渴望與理想,刻劃出杜麗娘在追求真理及愛情時的堅定及執著。

此外,此幕花了不少筆墨,讓一位芳華十八的青春女子哭訴內心的痛苦,表達對命運愚弄的無奈,為其形象增添悲涼,為這位女子寄予一點的同情。然而,編者塑造善惡分明的判官,具半分威嚴半分人情味,演繹得入型入格,形象塑造得相當成功。他為麗娘翻閲生死冊,得知錯判其死,為她送上一炷還魂香,讓她還陽。此幕情節上的轉折,不但總結杜麗娘為情及理想而死,為情及理想而復活的過程,突出一段「至情至聖」的愛,而她情辯時的言行思想,亦使其形象更添成熟的個性。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杜麗娘還陽時面對最大的難關,就是受著其無情之父杜寳的阻撓。編者利用杜寳一角,為本劇加插不少的衝突性,但所佔的篇幅不多。在夢梅欲等待為麗娘還魂之際,其父杜寳不信此荒唐之事,更指責其盜墓行為,一怒之下,把還魂香折斷,增加劇情的轉折及衝突性。惟本劇杜寳的角色,較少表現對麗娘情愛上的束縛,未見他有鮮明的封建嘴臉,有別於唐氏版本著重對「封建禮敎」的批判。然而筆者相信,編者更重要的創作目的是褒揚一對青年男女敢於追求純潔真愛、堅持理想的情操,突顯情愛的力量。本劇的結局,編者沒有交代有關杜寶的情節,只集中敘述他倆的真情,如何再感召「鬼神」二界的協助,再得還魂香一炷,終償還陽之願。

綜觀全劇,柳杜二人由「夢中相會」、「陰陽相隔」,到最後的「現實結合」,期間跨越了「人」、「鬼」、「神」三界,經歷了神界「花神巧弄」、鬼界「判官錯判」及人界「杜寳阻撓」,越過一個又一個的障礙及困難,最終得成美滿的結果。在敘述的過程中,編者帶出:「情若清淨可跨越陰陽三界」之道,表示「情愛」的真誠,乃可感召世間萬物,穿越界限,超越生死。而在劇終,編者刻意利用物像表達牡丹重新,意味著經歷患難後,體現情的真諦、愛的無瑕。柳杜二人唱出:「牡丹離魂,開悟世人,因果萬仞巫雲早有份,千古一愛迷離參愛恨,千古一愛難忘牡丹金石盟。」並以「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之句作結,此正是本劇所帶出的主題思想及哲理意義,相信亦是本劇命名為《金石牡丹亭》之緣由。

舞台製作助場景氣氛

編者曾言,是次的演出較類近西方的歌劇形式,而在舞台製作上亦花了不少功夫。首先,在舞台設計方面,場景佈置極為真實,有別於一般戲曲的典型擺設。台上放置立體的園林景緻,還有多幅流水淙淙的假石山,湖光水色,霧氣繚繞,仿如置身於古代的真實園林之中,配合牡丹亭古為道觀,故有仙氣之貌。此外,幕後設置一朵大的牡丹花及 一輪大圓月,在每幕更替。牡丹花,有點綴主題之效;圓月,能用以營造靈界與人間交合時的神秘感,皆可見設計者的心思。

在音樂設計上,每當八花仙出現,皆有一段科幻的樂曲,具有現代感。加上池水配以煙霧及燈光,營造仙階降臨的效果。而二十多位的樂隊演奏,是香港粵劇難以見到的陣容。本劇亦滲入了不少其他的藝術元素,例如八花仙演繹多段的中國舞,舞步及身段優雅齊整,為劇中增添不少的浪漫及詩意。而在 <冥府情辯> 一節,火爐道具、鬼差的扮相及其盡顯功架的小把戲,皆將神秘的地府面貌呈現出來。而判官口中吐煙的特效,增強其威嚴的形象,凝聚詭秘的感覺。而全劇最為矚目的舞台效果有兩處:一處在 <花雨交歡>,兩人情愛感動天地,花雨從天而降,舞台上花飛滿天,配合一曲 <玄武湖之春>:「情遞送,夢入花海裡失控,二謝花仙縱,天離舞丹楓……」情景動人,彷彿愛意籠罩著整個劇場;另一處在劇末<慕色還魂>。杜麗娘還陽時,被牡丹花裏著。重生一刻,一朵巨型的立體牡丹花一瓣一瓣地張開,整個場景淒美浪漫,寓意深遠,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鉅著改編具挑戰性

唐滌生曾言:「《牡丹亭》的原詞,有柳永的俊逸,有李清照的真實感情,有納蘭性德的瀟洒,有李後主的神采。」反映這部經典著作的文學水平極高。劇作家要還原故事的面貌及相當的辭藻水平,實在具有一定的難度。編者在劇作文辭的運用上,明顯有別於過往劇作的風格,當中文詞最為高雅,有如詩篇式的粵劇文學作品。此外,編者在每次的新劇作中,詞作皆有不同的寫作特色。以本劇為例,在 <遊圜驚夢> 寫真一節的唱詞中,以七種顏色入曲:「夢紫虛太幻,白描未可參……唾碧未慣,啼紅來賺,水清一片藍,花綠未減。墨化丹,餘愛化點點山,醉碧藕,筆撰妙月一嬌嬛……」,描述麗娘魂歸太虛前,自畫遺像的情況。此曲刻劃她命運的悲涼,而色彩入詞亦能渲染意境。此外, 編者亦巧妙地以數字入詞:「芳魂一別牡丹欄;二別杜鵑燙臘情;三別山茶金縷簪;四別百合倚粉垣;玉蘭五;海棠六分殘;七別丁香群髓幻;八別丹桂倚水潺 …」寫出麗娘死前,逐一向花卉景物惜別,情景交融,文辭綺麗工整,盡顯她的淒怨、無奈及不捨。文辭之妙,反映編者的文筆之功。

藝術新創作能得到正面的發展,還需要觀者的支持。筆者認為,觀賞一齣改編劇作,切勿抱有『貴古賤今』、『先入為主』之態,反之應客觀比較各劇在取材及演繹方面的特色。儘管不同作品取自同一故事,但其取材重心、刻劃角度、創作意念、中心主題及文辭風格都各有不同,箇中都有其優勝及價值之處。作為支持粵劇藝術的觀眾,應當理解編者的創作目的,探索劇作重塑的意義,發掘作品的新意念。若只醉心於經典作品的世界,而對開拓新角度、新思維的劇作不予支持,恐怕這門藝術只會流於狹隘的發展。筆者欣賞編者兩年來的努力不懈,不斷接受新挑戰及新嘗試。繼《金石牡丹亭》後,他即將籌備明年賀歲劇作《花海紅樓》,把中國四大古典小說之一的文學鉅著《紅樓夢》,透過另一藝術層面展現舞台,為粵劇開拓多一個《紅樓夢》的新版本。

 

 李淑勤精誠打造《金石牡丹亭》(戲曲品味2013/9~撰文:小禮)

李居明編劇總要有些新意思,觀眾耳熟能詳的《牡丹亭》,能作些什麼新意呢?……李淑勤的注重表演杜麗娘身上所蘊含的女性溫柔典雅,她的京崑老師傳授的身段,在五場戲裡,整體感覺是雅的極致……

李淑勤再度挑戰演李居明新劇《金石牡丹亭》(戲曲之旅2013/9~撰文:李仙桃)

此劇本初看似天馬行空、全無條條框框,但搬到舞台上卻甚是好看,趣味性、色彩性很強……

 

 

 

 

 

 

 

 

 

 

 

 

 

 

《金石牡丹亭》把粵劇推上前所未有的高峰(頭條日報2013/9/19~撰文:潘麗瓊)

李居明加入地獄判官,增添不少笑料和動作場面……舞台調度和舞蹈場面活潑多變,現場有二十幾人大樂隊伴奏,整個團隊將每一個環節做最好,不惜工本,把粵劇推上前所未有的高峰……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