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話蘇東坡

節目演出時間表
連接 演出日期 場數 項目主題 演出劇目 演出場地名稱
2014-04-25至2014-04-29 5 《情話蘇東坡》香港首演 情話蘇東坡 新光戲院大劇場
2015-02-21 1 《情話蘇東坡》首次上電視 情話蘇東坡 亞洲電視ATV
2015-03-14 1 《情話蘇東坡》電視版 情話蘇東坡 亞洲電視ATV

 

報刊劇評

 

史實結合創作

《情話蘇東坡》領悟人生哲學

(現代戲曲2014-6/7~撰文:郭豪昌)

本劇從開首到結尾,連串滲入不同歷練及抒懷的詞作,正逐步剖析蘇軾在人生態度的變化,由憂愁執著,走向豁達開懷…

 

盛世天戲劇團編劇李居明,日前再度創新第十三個劇本,繼《李清照新傳》後,他再次編寫以宋代詞人為題材的作品,將北宋文學家蘇東坡的故事搬上舞台。是次演出,邀請廣州粵劇團的黎駿聲、陳韵紅、彭熾權、李秋元等人,假新光戲院大劇場演出五天五場,將這位號稱文壇奇葩的遭遇,首次以粵劇形式演繹出來。

       呈現詞人悲劇命運

       《情話蘇東坡》記述了我國宋代詞人蘇軾(黎駿聲飾)的仕途及愛情經歷。有關蘇東坡的粵劇劇作或曲目,寥寥可數,如《獅吼記》、《蘇東坡夢會朝雲》及《東坡與朝雲》等較為人熟悉,惟在形象刻劃方面都較為片面。編者首次將這位著名詞人的經歷寫成粵劇,將他的傳説、史實、名作等結合,並賦以大膽的創作及鋪排,呈現一代文豪的坎坷經歷,窺探文人的內心世界。

       本劇共分七幕:<燕啣驚盼>、<赤壁訂情>、<月鬼花瘟>、<襪湯神變>、<荔鈎情琢>、<南關魔辨>及<秋風苦雨>。全劇在部分史實的基礎下,結合編者的創作,把內容劃分為兩條敘述主線:首先是敘述他政治的遭遇,刻劃其貶謫徐州的經過。當中他受到政治上各種的迫害,仕途一次比一次坎坷;另外敘述其情愛經歷,描述他在徐州途中,遇上傳説的官妓馬盼盼(陳韵紅飾)。在困難重重的人生路上,幸得這位名妓支持、鼓勵及愛慕。惟是已喪兩妻的東坡,將又一次面對愛人病逝。此女子對他的人生感悟,有著一定的影響。

 

塑造鮮明人物形象

       在劇首<燕啣驚盼>一幕,編者巧妙安排年青相士曾布(陸敏渭飾),為東坡看相。他道出其一生將會「一貶一貶又一貶,一妻一妻又一妻。」揭示全劇的內容發展,為往後情節埋下伏筆,亦訂定他的人生命數。編者敘述明快,在第一幕已講述蘇軾離開朝廷,被安排到徐州任命,開始貶謫生涯。除了貶謫生活讓其飽受痛苦之外,更鋪排他在政治及情愛生活上,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悲慘迫害。如在<月鬼花瘟>,記述城中爆發瘟疫,其愛人盼盼不幸染病。至<襪湯神變>,記述一代奸相章惇(彭熾權飾)因蘇軾不支持新法,與其在政治上對立,一直欲置蘇軾於死地,力圖搜集他的詞作,控他密謀反叛之罪。在瘟疫一刻,奸相把解瘟藥收藏牟私利。蘇軾登門求藥,惟遭章惇戲弄,威脅他喝下臭襪湯。此湯對一代文豪來説,可謂莫大的羞辱。惟他顧及天下黎民百姓及愛侶,寧棄尊嚴。此處情節,雖沒有史實理據的支持,惟創新的編寫,將他在政治生涯上受到的屈辱,以另一角度描寫出來,將蘇軾至情至聖的一面,表露得鉅細無遺,一改以往風流的單薄形象。

       至全劇的下半部分,編者繼續為蘇軾編寫不同的遭遇。蘇軾得道長(李秋元飾)以荔枝作為解瘟藥的方法,將大量荔枝運送回鄉。可惜途中,遇上以怨報德、已升任城門衛的曾布,他對蘇軾及佛印等人處處阻撓,最終未能成功運送荔枝。回鄉後,蘇軾極度自責,身為一代文豪及父母官,一生愛民,對疫情卻束手無策。眼見災民及愛侶命懸一線,心痛至極。盼盼心明命運之安排,力求與蘇軾成親,以應驗「一妻一妻又一妻」之命數,了斷此無情的命運,讓其開展美好的將來。此際,編者在劇末尾聲加插另一悲劇,他被章惇向聖上誹吿詩文罵君之罪,捲入「烏台詩案」,陷入人生最低谷處。最後以他與盼盼生離死別的情景,作為全劇終結,不禁讓觀者對詞人的一生寄予同情及憐憫,對他的人生態度予以欣賞。綜觀來説,編者將一些史實,如被貶、黃樓、救災、反新政、烏台詩案等的情節,結合個人的創作,如臭襪湯、與盼盼相愛等情節,虛實相間,貫穿連串的政治及愛情上的失意,在粵劇舞台上前所未有,呈現這位學士辛酸的一生,讓觀者對其有別一番的體會。

       此外,編者從不同情節,刻劃蘇軾才華洋溢、多才多藝的形象,個性立體。如<燕啣驚盼>,從盼盼摹寫他的書法,間接述説他的藝術才能;在此亦加插他烹調東坡肉的技巧,可見他也是一位巧手的美食家。此外,章惇的奸詐、心胸狹窄,與蘇軾的善良、豁達開懷的形象,形成強烈對比,尤其在<襪湯神變>的刻劃及鋪排,人物的性格非常鮮明。

 

挫折成就畢世經典

       真正的智者,往往能在苦難中達到超越。回看古今成名的文學家,往往背後也有一段不平凡的經歷。唐有李白,性格傲岸,因不能忍受摧眉折腰,以事權貴的生活,後遭讒言而自請還山,痛飲狂歌,寫出名詩排遣不遇的憂憤。後有李商隱,經歷牛李黨爭,在不遇之際,題詩抒發那種生不逢時的悲哀。也許,文人不遇,在古代司空見慣。可是憂時傷國的情懷,個人的不幸,成就他們無數千古傳誦的作品,把自己仕途不遇的悲哀,被命運愚弄的無奈,在作品中得以超脱。

       蘇軾曾言:「平生無快樂事,惟作文章。」以一代文豪作為劇作取材,當然不能不把著名的詞作入劇。編者在鋪排不同磨練的情節,滲入數首蘇軾詞作,以抒發當時情感,呈現詞人的不同感悟。例如<赤壁訂情>一幕,編寫他與盼盼為找泛濫的根源,誤入小赤壁,觀賞到赤壁之雄偉,寫下《念奴嬌.赤壁懷古》。赤壁令他回想當年三國戰場氣勢,前人周瑜年少建功立業的情景。他言「赤壁如鏡」,周瑜的事跡正讓其反思自己有志報國,卻壯懷難酬,不禁發出慨嘆,感悟到「人生如夢」。「人生如夢」雖顯來消極,但在他身上起了積極作用。他在逆境不被沉重的失意情緒拖垮,反在此情景中,呈現曠達樂觀的胸懷。編者的鋪排,揭示此千秋之句,是由逆境中孕育出來的。蘇軾品嘗人生變化,促使其領悟人生真相,從紛亂社會,了解到生命意義及價值。

       筆者欣賞觀壁情節的演繹安排,頗見心思。當中插入古時三國戰爭場面、佛印及道長二人舞劍、盼盼撫弄古琴,蘇軾則以劍題壁,既烘托赤壁雄偉氣勢,亦呈現詞作內容的豪放風格。不過翻閲文獻,此詞應寫於宋神宗元豐五年七月,蘇軾當時四十七歲,應是烏台詩案後謫居黃州而寫,可見編者在時空上作出了調換。筆者認為,若把此段情節或詞作,安排在較後的部分,讓詞人經歷更多不同遭遇,蘊釀情感,才鋪寫此情節,效果及感染力或更見強烈。

 

領悟人生哲學:心之所安

       劇末敘述蘇軾捲入烏台詩案,已歷盡不同磨難的他,明白到命運是一個完全不談遊戲規則的對手。一次又一次的迫害,讓他對人生再有多一點的看法。編者在此引入一首《水調歌頭》,此詞寫於宋神宗熙寧九年,當時蘇軾四十一歲,乃未捲入烏台詩案的作品。此處安排與史實相違,可見編者並無拘泥歷史時空的真實性。此詞的融入,亦尚可配合劇情發展,箇中寓意,如「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正是詞人在經歷不同困難中,得出對人生的感悟。從世事的多番愚弄、變幻無常,反映其建立了超脱、豁達的人生觀。能夠超脱,難免先要在世間嘗盡磨練。

       本劇從開首到結尾,連串滲入不同歷練及抒懷的詞作,正逐步剖析蘇軾在人生態度的變化,由憂愁執著,走向豁達開懷,帶出「人心所安,便是歸處」之道。世事變幻無常,人生難免有順有逆。編者安排佛印(孫業鴻飾)及道長兩位人物,在其人生旅途中時刻相伴,正反映佛與道之理常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的生活能以平常心面對,不拘於生活的形式及變化,無拘無束,自由不羈,這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編者將詞人的經歷,帶出寓意深遠的哲理,此乃本劇的最大意義及成功之處。

 

探究文學性作品須仔細

       在演繹的方式中,筆者想提出一些淺見。綜觀兩首詞作,乃蘇軾本人自我的感悟。惟編者鋪排以佛印、道長、盼盼等人,各自只以口白的形式誦出,效果稍欠理想,未能將詞作內容的感染力,得到充分的發揮。若由蘇軾本人配樂誦唱,相信感染力較強。而蘇軾的詞作,共三百多闕,當中還不乏著名作品,如《定風波》、《臨江仙》、《西江月》等,皆呈現其人生觀,寓意深遠,相信多插入一兩闕,配合情節,能提高劇作藝術的文學性,並增加作品的感染力。

       另一方面,本劇所提及有關赤壁的詞作「大江東去、浪淘盡……」,名為《念奴嬌.赤壁懷古》。惟章惇之孫誦讀時,言稱《赤壁賦》,兩文實不相同。此外,《赤壁懷古》乃是詞,而非詩,在劇本的用字上,也可多著意。而《赤壁懷古》中,「早生華髮」之「華」,古音應作「花」,而非「華」。畢竟本劇以古代著名文學家為題材,對於文學作品宜作更仔細的探究。

 

支持劇作原創的意義

       綜觀全劇,筆者認為編者的創作勇氣及鋪排心思,皆值得欣賞及認同的。惟是,將一位古代經典詞人的經歷,插入創新情節,轉換時空,又能否被眾人接受?在衡量劇作的創造性及真實性之時,往往未免會產生一些矛盾。不過筆者認為,藝術創作應具創新的空間,戲劇題材應取自史傳之實,但也不必全同史傳,依樣述説,應加上點染編造的情節,虛實相半。完全的史實,或只能稱得上是一齣紀錄性的作品,而欠缺原創及個人風格。

       當然,最重要的是,創新劇作必定有一個清晰的主題、明確的思想,讓觀者能領悟創作箇中的意義及價值。筆者相信,觀者無論對蘇東坡有否認識,都必然對劇作有一點的體會及感悟,能感受到歷代文學名家成名背後,可能隱藏了無數的辛酸及悲痛,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蘇東坡的一生,經歷複雜,編者能夠結合虛實材料,重新梳理,透過其文學、政治及愛情三方面的經歷,帶出深刻的哲理主題,可算是成功的創作,其勇氣值得嘉許。

 

超越欣賞國度

《情話蘇東坡》具深層意義

(現代戲曲2014-6/7~撰文:鄧蘭)

戲中深層表達只要人心所安,不論那裡都是佳地歸處,這個主題比表面的情更好看, 更重要……

       上期寫《花海紅樓》時提到只要適當的發掘,粵劇的題材還多的是。又在用心的編撰下,好的劇本也非絕唱。4月26日看了《情話蘇東坡》,又證此話。蘇東坡這個人物在粵劇裡頭,很少出現。常見只有「蘇小妹三難新郎」及「獅吼記」,且蘇東坡這個角色還是老生。

 

一代詞人搬上舞台

       《情話蘇東坡》將宋一代詞人搬上舞台,成為新劇的主角。喜歡這個戲,除了有編劇李居明一貫新戲的亮麗、好演員的參予和濃郁的戲味,更多是此劇帶出的一些哲理,和文人的宿命。

       蘇軾(1036-1101),字子瞻,外號東坡居士。作為一代大詞人,其仕途並不順暢,曾被九貶,然經歷變幻卻令其文章更出世,更為後世傳頌,文人的坎坷與其文章的出眾好像成了正比。七場戲「燕啣驚盼」、「赤壁情訂」、「月鬼花瘟」、「襪湯神變」、「荔釣情琢」、「南關魔辨」及「秋風苦雨」表面寫情,內裡實則寫文人的宿命。蘇軾與馬盼盼的一段沒記於歷史的關係,被編劇取材成為新劇的素材。表面寫二人之情,實借主人翁被貶徐州時,與馬盼盼的情來反映這個人物雖落難而最終有所歸處。這個主題更值得注意,而這訊息甚至超越劇作在製作上的欣賞國度。

 

心之所安便是歸處

       編劇以瘟疫之災作為貫穿全劇的事件。經過場一蘇軾與馬盼盼相識到場二訂情,場三已傳瘟疫,盼盼及災民受感染。其後第四、五、六場都圍繞主角求解藥救人救災。編劇巧設主角在落難被貶時仍不斷面臨重重困難:發生災情是一困境,愛侶同受感染更加可憐;尋獲聖散子解藥卻被奸人燒毀,自己枉受辱飲下臭襪湯有怨難平;之後幾經辛苦找到道長贈予南方荔枝作藥又遭小人扣查,最後一斤以為可助盼盼脱離魔障,又給權臣搶走。鋪排上無不令主角蘇軾歷盡磨折。然主角的胸懷和為民請命的心不變,考驗反而變成使命,推使他要做得更多,更好。因有這個使命,他在場四甘於飲下章惇的臭襪湯。到了場七道長親自送來可解毒的荔枝,亦多少喻示上天最終都會相助誠心之人,為其解困。主角未因被貶而埋沒其報國心和為民請命的職;反而因被貶令他可以為民做得更多。這種「心之所安便是歸處」的要旨把看似負面的東西/事件轉化為力量,同時清楚帶出只要人心所安,不論那裡都是佳地歸處,身自然也康健。這個主題比表面的情更好看,更重要。能看透這點必有所得!

       另外劇中兩個反派人物章惇和曾布,跟主角對比強烈;呈現了「權奸為患、小人弄計」的政治腐敗,主角蘇東坡的「清官受貶、文人落拓」也成了歷代有才華之士必然要經歷的事。這種存在戲曲中的反派,功能不單單是切合行檔需要和加強劇中的對立性,而同時兼有提醒和叫人反省的作用。《情話蘇東坡》在整體歷史、文化的元素中所帶出的訊息比編劇其他作品更容易令人明白和值得注意。

 

編導演皆有水準

       製作和演出方面此劇亦亮麗、精采。約十年前初聽黎俊聲唱《花月影》,已覺他有把好聲,加上外型、身段好,今次飾一代詞人蘇東坡十分理想,達到唱做倶佳。

       花旦陳韵紅演的馬盼盼亦稱職。只是在粵劇界,不論是粵港,有表現的中青花旦相對較男的少,要看到有份量的配搭而又年齡相約的演出較難!此劇特邀文武生李秋元演出紫微道長,編劇亦獨具眼光。李秋元演鍾馗、包公技藝超群,今回演道長,亦非以靚裝示人,一樣出色。在場二「赤壁情訂」一邊舞塵拂一邊唱出道家哲學曲,剛勁有韻,道風虎虎而生!另飾兩反派的彭熾權和陸敏渭亦好。

       劇本和製作亦以「赤壁情訂」寫得最好。蘇東坡與馬盼盼跟佛印因找分堤誤入赤壁而得道長相救,面對環境如古戰埸,蘇東坡詩興大發寫下千古名詞「赤壁懷古」。處理上讓馬盼盼撫琴相和,蘇東坡以劍刻字於空中,既畢由四人輪流念出當中之句,意象虛實相融、境意存在而空虛,道家哲理與文人彩筆化成妙象(不過懷古之表現,加插一些武師扮將軍在煙霧中交鋒,反有點破壞全場之意境)。尾場蘇東坡接聖旨要赴京受審,臨別依依寫成「水調歌頭」的安排跟「赤壁懷古」一脈相通,也由四人分別念出,悲切卻不可憐,反見情意真切。兩場戲都寫得演得動人。

       劇本有兩處較攪笑,一是寫「東坡肉」的由來,二是設計「臭襪湯」給蘇東坡飲。

       其實「臭襪湯」的戲在劇中旨在侮辱文人而非跟他開玩笑,嚴格看不算輕鬆。但這個諗頭出自章惇有點不合理,尤其劇中刻意寫這人雖弄權爭位,卻愛東坡之詞,他可不擇手段加害蘇東坡,但以這樣不雅的方法侮辱斯文,總覺與這人物性格有些矛盾。如由曾布來做就較合理。

 

情緣

蘇東坡與馬盼盼

(現代戲曲2014-9/10~撰文:李建中)

與官妓馬盼盼的愛,按當時朝廷規定,蘇軾絕不能跨越雷池半步,因而只可暗愛………

蘇東坡原名蘇軾(1037-1101),宋代(960-1279)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市)人,中國文學家、政治家、書法家,別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其詩、詞、賦、散文,均成就極高,且善書法和繪畫,是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也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上被公認文學藝術造詣最傑出的大家之一。其散文與歐陽修並稱歐蘇;詩與黃庭堅並稱蘇黃,又與陸遊並稱蘇陸;詞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名列「蘇、黃、米、蔡」北宋四大書法家「宋四家」之一;其畫則開創了湖州畫派。因其文、詞頗多於著作,宋代每逢科考常出現其文命題之考試。

   蘇東坡於嘉佑年進士,累官至端明殿學士兼翰林院侍讀學士,禮部尚書,以龍圖閣學士知杭州,逢大旱,饑疾並作,蘇軾奏請免上供米,又減價糶常平米,存活甚眾。杭州近海,民患地泉鹹苦,蘇軾倡浚河通漕,又沿西湖東西三十裡修長堤,惠澤人民。南宋孝宗於乾道六年,賜他諡號文忠公。

 

蘇馬情緣故事背景

   1079年,42歲的蘇軾任徐州(今江蘇)太守,遇上百年狂洪,東坡身先士卒,奮力抗澇四十餘天,客宿燕子樓,夢見二百年前在該樓玉殞香消的美女關盼盼,寫就《永遇樂》,頓生「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的惆悵。

   驀地,蘇太守湊巧在官宴中,遇上深深傾慕自己,經常臨摹自己書法的名妓馬盼盼。舊夢重現,倍加憐惜。自此,慧巧俏美的盼盼,扮演著太守內侍兼紅粉知己的噯昧角色。好景不常,1084年,蘇太守被貶調常州,翌年,盼盼便辭世,對東坡的愛,至死不渝。

   東坡感賦《江城子》(別徐州):「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卻匆匆;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又,在(孤山竹閣送述古)一詞中,嘆道「……漫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飛絮落花,春色屬明年;欲棹小舟尋舊事,無處問,水連天」。可見蘇軾對盼盼情深似海。大文豪筆下的「君」,仰念宋國君主又是、難捨知己紅顏又是。一箭雙鵰,你道誰屬?

   但是,面對官妓馬盼盼的愛,按當時朝廷的規定,文忠公只可暗愛而不能真做,蘇軾絕不得跨越雷池半步。當時東坡好友、道潛襌師撰詩調侃過此段不了情,字字珠璣,意思是叫勾人心魄的盼盼,面對蘇軾寵愛,又不能真箇銷魂,就由得蘇學士他在自己夢中懊惱好了:

   寄語巫山窈窕娘,好將魂夢惱楚王;

   禪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風上下狂。

   編劇家李居明先生在其名劇《情話蘇東坡》首演序言中推論:「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蘇軾《水調歌頭》)不是蘇軾寫給其弟蘇轍子由,而當中的「嬋娟」是指馬盼盼。按《水調歌頭》詞題是《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我也認為「兼懷子由」是這首詞的副屬,是虛招,而被隱藏未提名的主角,是東坡日思夜想的馬盼盼,李居明先生一語道破了蘇學士的癡心。

《情話蘇東坡》的詩詞導賞:

   第一幕:燕啣驚盼

   宋室權臣當道、外患連年,東坡感懷自歎。蘇軾:「玉笏倒顛,折桂文才惹萬險。榮辱硯,墨苦酒冷熱淚漣。」

  【詞解】:玉笏,是玉製的手板。古代品位較高的官員朝見君主時所執,有如今日官吏之持簿,持証等。

       折桂,即折取月桂,喻科舉登第。元•馬致遠《薦福碑》:「當日個廢寢忘食,鑄鐵硯長分磨劍的水;到今日攀蟾折桂,步金堦纔覓著上天梯。」,元•李好古《張生煮海》:「休為那約雨期雲龍氏女,送了箇攀蟾折桂俊多才。」

       硯,研也。研墨使和濡也《釋名》,喻榮譽和羞辱不清,如被墨研於硯中;漣,淚流不斷的樣子。「不見複關,泣涕漣漣。」《詩•魏風•氓》

       第二幕赤壁情訂

       紫微與佛印舞劍,盼盼奏樂。蘇軾酹酒祭奠,想起年輕的周瑜,功業和愛情已大功吿成;反觀自己官場失意、情場曖昧,感賦《念奴嬌》之《赤壁懷古》,傳頌千秋。

       紫微: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佛印: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紫微: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佛印: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盼盼: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艫灰飛煙滅。

       紫微: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眾人:人間如夢……

       蘇軾:一樽還酹江月。

     【詞解】:大江即長江;淘:用水沖洗,去除雜質;

       周郎指三國吳將周瑜;公瑾是指三國吳將周瑜的別字,瑾,美玉也;

       小喬是三國橋公的女兒,天香國色;華髮是花白頭髮。《墨子•修身》:「華髮隳顛•而猶弗舍者,其唯聖人乎?」;

       酹,音賴,將酒倒在地上,表示祭奠或立誓。

       第三幕:日鬼花瘟

       盼盼:萬種心事今夕留,鳳侶求凰展香蔻;

       蘇軾:花投詩侶終生求,淚盡笑盈風月酒。

     【詞解】:鳳侶,比喻美好的情侶。宋•張先《臨江仙》詞:「況與佳人分鳳侶,盈盈粉淚難收。」;元•本•高明《琵琶記•伯喈拒婚》:「紅樓此日招鳳侶,遣妾每特來執伐,望君家,殷勤首肯,早諧結髮。」;明•沉鯨《雙珠記•赴婚遇兄》:「奴家偶拂鸞牋,幸諧鳳侶。」

       香蔻,即豆蔻,又名草果。多年生草本植物。高丈許,秋季結實。種子可入藥,產嶺南。南方人取其尚未大開的,稱為含胎花,以其形如懷孕之身。詩文中常用以比喻少女。唐•杜牧《贈別》詩:「娉娉嬝嬝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

       第七幕:秋風苦雨

       盼盼:(乙反南音):硯臺凍,怨西風,病喘花落水流,紅身如殘燭淚如湧;難陳心事淚難通,用刀雕成一佛塚,盼君早歸燕子叢。

       蘇軾:月宮今夕見詩風,平災息怨愛無窮;狼筆鋒內牙。恨痛;山水暖意萬重。蘇子坎坷半世逢,寄我風流情與夢。

 

古吟今和

       寄馬盼盼(奉李居明先生第三幕:日鬼花瘟原韻)                                                     

       盼盼:萬種心事今夕留,鳳侶求凰展香蔻                                                                    

       蘇軾:花投詩侶終生求,淚盡笑盈風月酒。                                                                 

       筆者:墨香文韻醉初蔻,盟訂三生不外求                                                                    

                   官宴沉酣冷暖酒,問君寅夜可多留                                                                     

       編者按:本專欄以文會友,讀者如有興趣,不妨也來唱和一番,作品可以電郵傳給筆者李建中

(電郵地址:modemcomhk@gmail.com)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