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胎蝴蝶夢

節目演出時間表
連接 演出日期 場數 項目主題 演出劇目 演出場地名稱
2014-10-11至2014-10-15 5 《金胎蝴蝶夢坡》香港首演 金胎蝴蝶夢 新光戲院大劇場

 

《金胎蝴蝶夢》

深入淺出道出逍遙哲學

(現代戲曲2014-12/2015~01 撰文:郭豪昌)

此劇集編劇、導演、演員,以及不同藝術設計者的充份交流,把古人先哲思想,由劇本文字,融化成一齣具有高度藝術、文學及哲學性的戲曲作品……

盛世天戲劇團編劇李居明本年度的大軸之作《金胎蝴蝶夢》,是繼《李清照新傳》、《金石牡丹亭》後,第三度邀請佛山粵劇院院長李淑勤演出,聯同梁耀安、馮剛毅、彭熾權等假新光戲院大劇場首演五場,以嶄新方式,重新演繹「莊周蝴蝶夢」的經典故事,帶出莊子人生哲學。

 

透過故事  剖析哲理

       以莊子故事為題材的粵劇,早見於1956年新馬師曾及鳳凰女主演的電影《莊周蝴蝶夢》,由黃鶴聲執導編寫;至2002年葉紹德亦曾執筆,以同一故事進行改編,當時由李龍及汪明荃首演,劇情同樣敘述莊子及田氏的愛情故事。

       莊子及田氏的故事,曾一度被不同戲曲劇種取材,如:京劇《大劈棺》、崑劇《蝴蝶夢》等,而此故事藍本主要取自古代小説家馮夢龍《警世通言》的第二卷:<莊子休鼓盆成大道>改編而成,而非《莊子》一書。而《莊子•至樂》中,只有一小節文字是提及莊妻之死。李居明是次重編「莊周蝴蝶夢」的故事,也是以馮夢龍的《警世通言》故事基礎編成,當中除了繼承故事框架外,一改前人作風,滲入不少創新的內容及鋪排,例如將連串情節改成莊子夢境;為田氏重塑正面的人物形象;加入「庖丁解牛」及「鼓盆而歌」的經典情節;滲透更多道家學説於曲詞及情節中,以不同創新手法,將典型故事重新包装,深化主題劇力,以一段情愛故事,帶出老莊哲學的精粹。

 

原型故事  潤飾完整

       本劇共分八幕。在首幕<聃別三芝>,老子(彭熾權先飾)及莊子(馮剛毅飾)師徒首先亮相,透過曲詞,先道出道家哲學的理念中心:「無為是老子心中經藏,以柔制剛曲絮藏萬象。道無常,順應必安詳,萬物相,無為能共往」。在舞台上,更鮮見地由多位演員合演一頭大牛,烘托情節環境,配合老莊提倡人與自然的關係;同時,為第七幕「庖丁解牛」的情景作出呼應。本幕重心,集中敘述老子與莊子的惜別情景,老子西歸,臨別之前,贈予莊子「三芝一蝶」作為往後情節的伏筆,指出蝶乃世間渡情之物,預示莊子與妻田氏(李淑勤飾)闊別十年,歸家後遇上愛情的考驗。此幕有別於過往版本,具有原創性,能夠簡要呈現老子形象,述說莊子與老子的關係及核心思想,潤飾原型故事背景,使全劇情節更見完整。

 

重新梳理  情節分明

       本劇由第二幕<我夢我君>至第八幕<大哉劈棺>的上半節,主要敘述莊子返家前,楚王孫(梁耀安飾)到訪師娘田氏家後產生情感一事。而莊子返家途中,遇上新寡婦人搧墳趕嫁他夫的情景,而他返家後竟得知楚王孫曾經到訪田氏,因而對妻子萌生妒嫉及懷疑,激發連串試妻的行動。編者把整個莊子試妻的緣由及過程,重新梳理,情節環環相扣,銜接自然,來龍去脈亦交代清晰。

       在過往版本中,楚王孫向田氏説情、莊子裝死試妻、田氏劈棺等經典情節,都是寫於現實。惟編者改寫舊有橋段,寫成田氏堅守忠貞,莊子試妻後終覺悟前非,漸從夢中醒來。原來由第二幕至第八幕的情節,其間一切的妒嫉、疑惑,以及試妻的行為,原來都是返家時的夢境。編者安排莊子返回現實時,在返家途中得悉妻子剛死的噩耗,轉折突然。從「夢中感悟」到接受「現實殘酷」,正讓莊子學會如何面對生死、分辨事情真假、感悟萬物的無常。夢中的啟示,正讓他在現實變化中懂得灑脱面對。在夢與現實的交錯中,莊子説:「夢才是真,現在才是假……萬事只在一念之間」。此正道出本劇主題:「人生萬法皆一念,夢內夢外亦一如」。此鋪排極具新意,夢與現實的情節變化,正能配合並強化莊子:「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之寓意,帶出「物化」「齊物」的核心概念,讓本劇的主題更具感染力及哲理性。

 

人物個性  塑造靈性

       編者利用老子臨別前所贈之物:「三芝一蝶」,扣連情節,增加劇情起伏感。莊子試妻時,曾以一芝枝幻化成楚王孫。可是,田氏終揭發莊子的道術,悄悄把他身上最後的芝枝取走。莊子正在試探誘使妻子取其腦時,發現失去芝枝,張皇失措,阻止妻子行動,險些不能還陽。莊子被迫使説出真相,使得堅守貞節的田氏連番控訴責罵,譴責試驗對她的凌辱。而以往版本,田氏最終做出劈棺取腦之舉,拯救楚王孫。莊子突然復生,田氏是因慚愧上吊而死的。比較兩者的鋪排,筆者認為「芝枝」的切入,使本劇的情節更顯曲折,田氏的形象也更具個性。而「一蝶」作用在於渡情及點化。田氏忽然幻化蝶兒,讓莊子在一片朦朧的幻景中醒來,得知夢境一場,明白妒嫉、執迷之禍。「蝶」正讓他參透道理,明白夢中非夢,看破生死。

        重塑田氏形象,亦是本劇的另一亮點。編者為田氏改寫較正面的形象,在第二幕<我夢我君>及第三幕<陌路仙蹤>,具體刻劃這位婦人十年孤獨生活的心聲。楚王孫向田氏作第一次的用情,難免有被觸動的一 刻。可是,編者敘述她以古琴示以止禮,拒絕王孫。直至莊子裝死,化身王孫試妻,田氏承著喪夫之痛,王孫(莊子假扮)連番哀求入室弔喪,但田氏讓他在室外經歷七天寒雪。儘管田氏心縈夫君,而王孫(莊子假扮)的舉動與夫君相似,但她再一次斷情拒絕。直至機靈的惠施出現,發現王孫似是莊子所扮,吿予田氏。可是,莊子仍不收手,再以更狠的手法相試。田氏得知莊子法術,與王孫(莊子假扮)纒綿,可是莊子卻以為妻子最終抵不住情慾誘惑,假裝頭痛,提出取其亡夫之腦作為療方,作終極一「試」。此刻,編者為田氏刻劃機智的一面,她偷取唯一的芝枝,讓莊子無法還陽,最後迫使莊子道出試妻真相。編者讓田氏作出有力的控訴,「以洩千古女子被欺之恨」,道出自己十年孤獨,無人慰藉,堅守忠貞,卻換來一場被玩弄的遊戲,直斥「妒如蠍毒」。編者將此人物個性塑造得更有靈性,形象鮮明,道出千古閨怨女子的心聲,同時警示了人類的執迷與妒嫉,對人性所衍生的禍端。

 

典故蘊藏  深刻寓意

       在第七幕<新瓶酒辯>,編者加插經典故事「庖丁解牛」的情節。此幕記述莊子試妻之時,惠施(彭熾權後飾)適逢取各家賢士之作,拜訪莊家。惟他對莊子學説產生猜疑,激發楚王孫(莊子假扮)現身,透過解牛的過程,述説他個人的哲理思想,露出自己是莊子的真相。「庖丁解牛」出自《莊子.養生主》「彼節者有閑,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閑,恢恢乎其于遊刃必有餘地矣……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己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編者將以上的文句重心,融化於曲詞,以特別設計的身段,呈現解牛時的得心應手,揮舞自如,生動地道出此故事的精髄︰「順應自然」,進一步提升本劇的哲理意涵。

       另一故事是「鼓盆而歌」。此故事記於《莊子.至樂》︰「莊子妻死,惠子弔之,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編者將此經典情節放在劇末,作為尾聲及總結。莊子從夢中醒來,回到現實,妻死的事實,讓他參透出「夢境」與「現實」的真真假假,夢裡夢外,生生死死,只在一念,萬物如一,根本無用分辨,無用執意。在眾多蝴蝶相伴下,走進似夢非夢的情景,編者安排他拿起鼓盆高歌,唱出「蝴蝶夢,喻情淨,萬緣妙適清淨性,流金千世一念成,負債因果一心清,誰尋道海清我淨,蝶是緣渡盡緣成,一念明,渡世間迷情……」,融化道家及佛家的哲思,可見莊子在思想上的開悟,此與第六幕<一死以情>中,莊子回家與妻重聚、鼓盆共唱時的疑惑、妒嫉,可見覺悟前後的對照。尾聲的情景,極具視聽效果,淒美浪漫,營造逍遙意境,寓意深遠。

 

製作嚴謹  藝術性高

       綜觀三次佛山粵劇院新劇的演出,從整個演出流暢度、舞台設計、演繹方式、全台人員協作等,皆見劇團對藝術有嚴格的要求,態度認真,令人欣賞。而劇作糅合不同的藝術元素,例如具科幻感的背景音樂、強大的樂隊伴奏、融合矮子步的舞蹈、惠施坐車的諧趣身段等,與香港傳統粵劇的演繹方式大有不同。箇中是否為香港粵劇觀眾接受,則留待觀者評論。而筆者清楚看到的是,編劇、導演、演員,以及不同藝術設計者,背後一定有充分的交流討論,才能把古人先哲思想,由劇本文字,融化成一齣具有高度藝術、文學及哲學性的戲曲作品。這確實不是容易的事。

       筆者每次看過大師的作品,必然有一番莫名的觸動。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戲中的故事往往是我們現實生活的寫照。本劇的結局,莊子坦懷面對生死,感悟一刻,映出一片寧靜光輝。不免令人反思︰人生實在短暫、無常,多少歡樂愉悅,到頭來終成泡影。「人生如夢」,對莊子來說是沒有悲涼、沒有感嘆。或許,在我們在這充滿紛爭、憂慮、煩躁、不安的社會生活中,不妨回想《金胎蝴蝶夢》的情節,或翻閱莊子的寓言故事,相信會找到解決方法,助你啟迪逍遙的人生。

 

李居明兩新劇

《金胎蝴蝶夢》與《孫子無双》

(現代戲曲2014-12/2015~01 撰文:鄧蘭)

感兩個戲佈局新鮮、人物設計突出且手法新穎;劇終結局更是出人意表……

2014年8月至10月期間,新光上演了李居明的兩個新劇《金胎蝴蝶夢》與《孫子無双》。我分別看了10月13號的《金胎蝴蝶夢》和8月15號的《孫子無双》。前者説莊子試妻的哲理,後者講孫臏的遭遇。兩個戲都是寫春秋戰國時期的諸子名家。莊子是道家思想家而孫臏則是兵法家,二人之學説甚至到了今天仍有極大影響。看罷,都感兩個戲佈局新鮮、人物設計突出且手法新穎;劇終結局更是出人意表。

 

人物塑造有新意

       人物方面,寫莊子先有跟老子學藝成道(場一<聃別三芝>),接著看見小寡婦搧墳為求可以早些改嫁,因而對守家十年的妻房田秀的贞忠起疑(場五<乾墳神變>),故回家後借法術詐死試妻(場六<一死試情>),及假扮楚王孫誘妻作出牆紅杏(場七<新瓶酒辯>),甚至要田氏劈官取去亡夫(即他的肉身)之腦漿來醫治他這個假王孫(場八<大哉劈棺>)。這裡的莊子善妒又極度猜疑,但在惠施幫周天子收集眾家學説時又不惜以假王孫的身份向其褒揚莊子的學問,但在表現其自豪自信之餘,也不覺露出詐死的蛛絲馬跡,這亦反映他為人之粗心大意。這樣的一個莊子也不見於前人之作。

       寫孫臏也是跟鬼谷子學藝及深得乃師稱許開始(場一<鬼谷玄音>),接著入魏成功用計拆解魏惠王的考驗因而得到重用,試問是何等風光(場二<孫謀初試>)。在周天子賽馬競賽中以醫術救了齊國田無双小姐的參賽馬匹白雪,技驚四座,卻引來師兄龐涓妒忌(場三<天馬延針>);接著遭師兄陷害慘受臏刑(雙足被截斷),人物一下子由頂峰直墮無底深淵(場四<莊蜂酒冷>),接著在無双幫助下逃離魔掌,但亦已是廢人,遭遇何等悲切(場五<調虎禽逃>)。入齊休養後指揮齊軍,與龐涓在馬陵一戰,終大敗魏軍(場六<恩怨馬陵>)。舞台上的孫子歷盡人生起跌,而以雙足殘缺之身的形像出現舞台上亦鮮有,莫説整個戲還有其他旁枝,如此一個人物已十分吸引。

 

場口設計與佈局

       在場口設計方面,兩劇在虛實表現手法中亦有新嘗試。《金胎蝴蝶夢》有一場庖丁解牛,由變了楚王孫的莊子在一隻牛旁邊,手拿短刀用虛擬手法為牛解體;而《孫子無双》則有孫子為虛擬存在的馬匹施針,無双在旁協助。兩者都運用演員的身段動作展現出戲曲中的抽象的情節。

       至於佈局方面更見編劇用心鋪排。《孫子無双》先有孫臏立下重誓不侍齊的原因,其後一一應驗,他才為齊宣王效命。結局他雖勝龐涓大軍,但愛侶無双卻要被選入宮,他萬念倶灰,跳崖自盡。可原來無双早求得齊宣王把自己贈與孫子,而孫子跳崖亦只是掩人耳目;劇終最意想不到是他原來已得名醫扁雀相助,竟然能站起來,與無双歸隱而去!《金胎蝴蝶夢》相對更加複雜,戲中誰是誰、誰試誰和孰真孰假都在虛虛實實中轉換。莊子借師父贈以的蘭芝得施法術,試妻時咄咄逼人,怎料被妻反試,然原來其妻早已亡,這位田美人乃由蝴蝶而變。莊子要試妻,其師亦要試莊子,這鋪排比傳統的編寫層次高多了。不過無論誰是誰和誰試誰,所產生的詐死、試妻與劈官皆為一夢,只是讓大哲人去體驗道之本源。如此一來,之前人物之荒旦行為都可以一一解釋。導演龍俊傑在這真假虛實中的處理手法亦見清晰流暢,利用莊子與惠施出發的時間和抵達的時間作解,説出中途發生的原是夢。這樣的佈局大大增強作品的戲劇性和哲思。

 

兩劇老倌演出落力

       雖然兩劇手法新穎,佈局出人意表,有些地方可多留意。《孫子無双》中孫臏慘遭陷害全因他對師兄毫無防犯且百分百信任,作為一代兵法家,這點不大入信。另外歷史有名的馬陵道大戰,這裡處理比較簡單,孫子與龐涓的恩怨了結著實結束得快了一點。《金胎蝴蝶夢》由佛山粵劇院排演。李淑勤、梁耀安與馮剛毅已非第一次演李居明的戲,雙方合作常見擦出火花。今次亦做到瑰麗精緻,惟觀今次及過去幾次劇院的演出,發覺佛山粵劇院的音響與人聲,尤其李淑勤的部份經常渾在一起,很多時沒法聽清楚花旦的嗓音,不知是否跟唱腔設計有關?另外佛山粵劇院排的新劇設置亦趨舞台劇化,而大量的暗光和Spot Light雖然製造出氣氛,卻不宜在戲曲多用。看戲除賞曲,主要是看老倌的關目和做工做表,Dim暗燈光即叫人唔使睇。

       演出方面兩劇老倌十分落力,當中鄧美玲五日內要演兩個新角色,《孫子無双》中的無双和緊接《孫》劇後演的蘇小小尤為富挑戰。她掌握無双一角比蘇小小好,前半部的蘇小小還可再琢磨,尾段《魄香遺恨》聲情唱做則細緻動人。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