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畫夢

節目演出時間表
連接 演出日期 場數 項目主題 演出劇目 演出場地名稱
2014-06-27 至 2014-07-01 5 《封神畫夢》香港首演 封神畫夢 新光戲院大劇場

 

報刊劇評

 

《封神畫夢》展現

古代神魔小説的想像力

(現代戲曲2014-9/10~撰文:郭豪昌)

編劇李居明以經典小説《封神演義》作藍本,結合新的創作元素,成功重編一部結合歷史及神話的粵劇《封神畫夢》,繼續開拓其不同的作品風格……

 

  傳説及神話故事《封神演義》,曾廣泛被改編為電視劇及電影,在我國文學地位舉足輕重,僅次於《西遊記》。想像奇特的故事、人物、法寶等,引人入勝。然而,粵劇以此作為主要題材的劇目不多,除了前年東昇粵劇團新編的《封神榜》,則要追溯至四十年代楊捷的《肉山藏妲己》及六十年代李少芸的《二郎神楊戩》粵劇電影。月前,盛世天戲劇團編劇李居明,正嘗試以此經典小説作為藍本,在前人作品中提取靈感,結合新的創作元素,成功重編一部結合歷史及神話的粵劇《封神畫夢》,繼續開拓不同作品風格。

 

神話傳説具想像空間

   本劇共分七場,編者選取原型故事中周文王姬昌之長子伯邑考(衛駿輝飾)作為全劇的重心人物,安排多處與暴君紂王(廖國森飾)及狐妖妲己(謝嘵瑩飾)角力及衝突的情節。當中主要敘述伯邑考欲為父親姬昌(呂洪廣飾)釋囚,向紂王獻上妻子蜜兒(陳咏儀飾)的峰谷之寳「通天神畫」為禮,為求赦免父親之罪。惟卷中呈現亡國之像,開罪君主,幸得狐妖妲己辯護,要求授琴贖罪。妲己借機力誘伯邑考,他不為所動, 但她卻故意向紂王誣蔑伯邑考偷香之罪,最後慘成肉醬,更在釋放姬昌之時,讓他品嚐藏有兒肉的香包。最後,伯邑考之魂得二郎神借出法身,與弟姬發(新劍郎飾)討伐紂王,同時也救出被妲己壓下石林的妻子。

   本劇的鋪排重心明確,為伯邑考安排連串經歷,讓這位忠義之臣,在一個惡劣的社會及政治環境壓迫下,越過不同難關。他為國家、父親及妻子,敢於衝破不同障礙,甚至超越生死,以「精誠所至」之心完成不同使命,取得成功,主題清晰,寓意正面。當中鋪排不少感情的戲份,如伯邑考,死後與妻子及父親相會;伯邑考在數千狐石中尋找妻子的哀痛情景,皆頗為動人。在「伯邑考、蜜兒」及「紂王、妲己」的爭鬥中,加插不少武場戲份。加上嶄新舞台特技及效果的配合,劇作內容豐富可觀。本劇雖有歷史背景,但亦結合神話傳説,情節有更大發揮及想像空間,可作大膽及創新的編寫。

 

重新鋪排原著精髓

   翻閲原著故事文獻作出比較,本劇第二幕<神畫屍殍>、第三幕<酒池獻媚>及第四幕<噬子飢餐>的劇情,部分取自《封神演義》第十九回<伯邑考進貢贖罪>的情節,如「為父進貢贖罪」、「授琴」、「妲己色誘」、「剁為肉醬」、「賜肉予姬昌進食」等。但編者並沒有作刻板式的鋪述,而是經過重新整理,加入創新素材,讓情節呈現新鮮感。

   原著情節敘述伯邑考往朝歌為父贖罪,向紂王進貢。「自是始祖父亶所遺七香車,醒

酒氈,白面猿猴,美女十名,代父贖罪。」原著中,伯邑考所獻的法物是七香車、醒酒氈、白面猿猴等物,紂王反應:「見邑考悲慘,為父陳冤,極其懇至,知是忠臣孝子之言,不勝感動,乃賜邑考平身。」不過,編者沒有按照原著情節演繹,而是本著創作精神重新編寫,令情節更具起伏。首先,將貢品改成「通天神畫」,又改名「螢光幕」。此物之名,確實有趣,亦增添神話味道。然而此畫出現,目的呈現屍橫遍野的景像。在原著內容中,有一段由伯邑考撫琴唱出的文字:「明君作兮布德行仁,未聞忍心兮重斂煩刑。炮烙熾兮筋骨粉,蠆盆慘兮肺腑驚,萬姓精血竟入酒海,四方膏盡懸肉林。機抒抽空兮,鹿臺才滿,犁鋤折兮鉅橋粟盈。我願明君兮,去讒逐淫;振刷綱紀兮天下太平!」編者將此內容重新鋪排,利用舞台幕後的動態畫卷,配合曲詞呈現暴君統治下民不聊生的慘狀。重新疏理的情節,內容雖與原著的鋪排有異,但卻將此回目的情節精髓巧妙地呈現。一者,能通過畫卷,更具體地呈現紂王統治背後的殘暴,並為伯邑考增加諷諫的機會,表現忠烈、愛國及勇敢的一面,同時讓情節多了起伏及衝突感,增加戲味;二者,加插妲己酒池獻媚的部分,也增添人物妖豔嫵媚的立體形象,這都是有意義及具心思的重塑。

 

琴歌首尾呼應深化主題

   本劇另一特色,在於劇作結構上的悉心鋪排。編者選用佛曲《坐在樹下的禱吿》,分別在全劇開展<蜂谷琴侶>及收結<情狐巧辯>情節中,編排伯邑考及蜜兒彈唱琴歌,首尾呼應,結構完整。在劇作開首,因伯邑考要上朝獻寶為父釋罪,與妻子分離,當中曲詞道出:「莫問大地歷遍幾許朝晚,莫問大地有幾多苦艱……互勵互勉戀棧,禍福一起擔,莫懼孽債鎖我,千千綑縛都一轉眼,淨淨半曲苦艱,相沫共患。」詞中已預示伯邑考及蜜兒將會經歷重重的險阻及苦難,作出了一個大伏筆。至劇末,伯邑考與蜜兒其實已陰陽相隔,他完成釋父、伐紂的使命,最後尋找被狐妖妲己壓在石下的妻子蜜兒。他遍尋不獲,在傷心欲絕之際,黯然重奏唱誦昔日分別時的一曲:「莫論孽債鎖我,千千綑縛鎖不到我,淨淨半曲苦憂,相濡共受……」最終,有一怪石哭出淚兒,伯邑考終能劈石救妻。

   他經歷重重險阻,面對忠、孝、情的考驗,跨越生死,重唱此曲,別有一番的感悟。此曲表達出伯邑考終於明白到人世間的禍福及愛恨恩仇,若不能放下解脱,只會永遠糾結。主題曲能夠充分表達伯邑考及蜜兒的情感,總結伯邑考在患難中的啟發與感悟,無論在結構、氣氛烘托及主題表達上,也恰到好處。綜觀編者歷來多齣劇作,巧妙運用主題曲烘托主題及氣氛,已成為他的創作特色。

 

嶄新刻劃男鬼形象

   筆者十分欣賞編者對經典人物故事嘗試作出新的解讀。比如前期作品《潘金蓮新傳》,他從新的角度切入,為潘金蓮的負面形象平反,嘗試窺探古代女性的內心世界,讓觀者有更多思考空間及不同層面的理解。在本劇,他嘗試對妲己一角作出新的塑造。編者雖然繼承原著:「狐狸乃妲己本相」,予以妖狐的形象,但卻敘述她原是天帝派來,目的以艷色迷惑紂王,禍國殃民,加速商紂的滅亡,希望開展新朝代,人民得以重生,歌頌在「天數」下的反暴君鬥爭。此個嶄新鋪排,不禁讓觀者猜想歷代興亡盛衰,因果循環往復,生生不息的緣由;也明白到作惡多端的人物,也有其價值及使命,就如妲己一樣,若沒有她的迷惑,暴君紂王不會輕易被武王姬發推翻;伯邑考也不會經歷如此苦難,體驗真情,不能悟出人生之道,明白世間色相的真假迷濛。因此筆者認為此種新解讀,既富創意亦具意義,讓觀者對人物作更深入的思考,開拓新的思維角度,提昇藝術價值。其實一部經典作品,可以蘊藏無限的解讀空間。編者正正把握此點,一直抱著創新嘗試及勇於開拓的態度,筆者認為這是藝術創作者必需持有的精神。

   在男鬼的演繹鋪排上,筆者有另一點的意見。伯邑考生前可謂是一個忠孝兩全的人物,性格亦頗為剛烈正直。他為父贖罪而向暴君獻畫;向紂王直諫,表現勇敢,為國為民;面對妲己色誘,不為所動;被判刴為肉醬,表現堅強。故此死後的形象,也應多保留一份氣概。戲曲上男鬼的形象不多。然而編者藉著較大的創作空間,為其編造一個嶄新形格,全紅服加插長綢身段,形象新鮮。不過,雖然鬼的形象是虛化,過份偏向以旦角身段方式演繹,則有不稱身之感,不論演繹及造型,似乎與情節背景及人物形象有點不相稱,失去伯邑及考神韻橫生,激蕩迴腸的感覺。然而此部份的演繹頗能顯露演員的身段及基本功,但用過多的時間表現身段,則略為喧賓奪主,效果有點未為理想。倒不如花更多空間,鋪排與父親及妻子相會時的感情演繹,更為貼合。

 

舞台特技勾起集體回憶

   儘管編者在劇本鋪排一些衝突或動人的情節,但還需演員揣摩細緻的演繹,方能達到理想的效果。例如在第三幕,伯邑考被妖狐妲己誣蔑時,被紂王判以刴為肉醬的一刻,兩者的衝突可以更具戲味,唯演繹上稍欠爆發性。又如尾聲部分,伯邑考尋找蜜兒時,束手無策,情緒上理應接近崩潰,是全劇最觸動人心的核心部分,惟是此部分的演繹節奏有點偏快,在情感上稍欠哀傷及張惶失措之感,感染力還有提升的空間。或許全劇生旦相會所佔的戲份不多,因此在尋找蜜兒的悲慟情節中,演員應盡力把握發揮空間,揣摩情感演繹的深度,相信更能觸動觀者的心靈。

   是次編者藉著神話故事的特色,在舞台設計上花盡心思。編者邀請名師設計動畫背景之餘,更首次安排演員與動畫互動的部分。例如︰姬昌吃肉包後,在舞台兩翼的動畫皮中吐出三隻小兔,此乃伯邑考的化身,效果特別。而全劇最為矚目的是狐妖妲己及蜜蜂公主蜜兒的「飛劍」鬥法。編者利用底景動畫螢幕,製作兩劍相鬥的動畫特技,配合聲音及演員動作,仿如回到粵語長片兩派鬥法的情節,將法寶放上半空較量,讓觀眾重拾經典的回憶。編者加入各種創新的舞台效果,能夠在「不失傳統本位.尋求創新空間」下,為傳統的演繹帶來新鮮感,同時有望能吸引年青一代或從未觀賞粵劇者的耳目,逐漸改變他們認為「老套」的感覺。

 

重視宣傳效果  劇作重演去蕪存菁

   綜觀多齣新作的賣座情況,相信除了是口碑的建立,還不能忽視宣傳的效力。筆者每見新作票房開售前,製作單位都花不少的宣傳工本,如記招、港鐵車廂、隧道廣告等。筆者曾見車廂及巴士︰「蘇東坡.搭地鐵」、「來新光.放飛劍」等逗趣的宣傳文字。或許有人覺得以此文字宣傳粵劇,似乎有失傳統,不能接受,但要吸引新一代及新觀眾的眼球,有時必需花點心思和創意。

 

《封畫夢》

具吸引年青觀眾元素

(現代戲曲2014-9/10~撰文:鄧蘭)

《封》劇放在暑期第一炮,明顯是希望吸引年青人入場,雖然放飛劍是陳年武俠電影的 玩兒,但對年青人來説倒也新奇……

 盛世天在暑期推出了李居明一套別開新面的粵劇《封神畫夢》,此劇曲折奇情兼加上特技,並由中青演員擔綱。讓人在看粵劇之同時,又感受到粵語片時代放飛劍的特色。看的場次是6月30日。

   關於封神故事的粵劇,印象中常演就只《黃飛虎闖五關》一套。根據編劇資料《封神畫夢》是由古老粵劇《二郎神楊戩》與《肉山藏妲己》改編過來。新劇的故事由妲己與二郎神,紂王與伯邑考,再加入蜂谷公生蜜兒即伯邑考之妻等人物串成。

 

新元素起化學作用

   紂王與妲己的故事大底觀眾都耳熟能詳,如何可創新不容易。這方面編劇有其一貫的獨到眼光。在《封神畫夢》,人物的翻新和加入新角色令古老故事立變新穎;其次就是手法大膽,一開始就強調此劇配有特技放飛劍效果。兩者的終極化學作用帶來了另類的觀賞尺度。

   妲己媚紂王,傳統是千古罪人,不過《封神畫夢》另有包藏。她迷惑紂王、挑逗伯邑考、不遂繼而叫紂王把他剁成包子及請其父吃,毒辣無比,又用妖法困蜜兒於石林中,其行促成武王伐紂、商之滅亡,不過原來她是受了玉帝指使,完成使命亡商,更可列位封神,且是之首名。這天機在第七場〈情狐巧辯〉中逐一顯示出來,傳統狐妖變為狐神,但沒有改變這角色在歷史中的既有行為和性格,可卻改變了故事的方向和思維。這個變令這個人物的層次升格,在劇中妲己這角色為核心所在,筆者認為她甚至才是真正的主角。

   在創造人物方面,死去的伯邑考得二郎神相助,借其真身重返陽間殲滅狐妖救妻。編劇把伯邑考、二郎神變為一體,演員並非分飾兩角,而是借身還陽,延續了人物的性格和內心,那末接著伯邑考以真情破解魔法救回妻子便合理成章。 編者全新創造出的人物蜂谷公生蜜兒不但加強了故事的情節,亦缔造出一條感情線,如果有年青觀眾,就算不知封神故事,看二女爭仔,大抵不難明白、接收。另此角色亦精曉武功和魔法,除了設計來與文武生談情,亦正好與妲己鬥法。

 

動畫特技添新鮮感

   《封神畫夢》放在暑期第一炮明顯也是希望吸引年青人入場,處理上亦趨現代。雖然放飛劍是陳年武俠電影的玩兒,時下手機games也有不少相似遊戲,對年青人來説倒也新奇,就説老一批觀眾也不曾在粵劇舞台上看過此法。此劇除在蜜兒鬥妲己中在背景投射影螢幕中出現飛劍鬥飛刀和群蜂被狐狸吞食之電影特技畫面,另外姬昌吃了由子肉剁成的包後吐出肉丸,在兩旁螢幕便出現三隻小白兔,把故事的神話活現出來。還有劇中「通天神畫」能顯示未來境象,乃蜂谷主人擁有之賣,伯邑考將之獻予紂王欲求釋放其父,紂王打開畫卷,背境大螢幕便出現如電影般之交戰片段,千軍萬馬,人倒畜亡。加上特技的《封神畫夢》無異加強了新劇之神話元素。觀眾也感新鮮,惟放飛劍一環其實很簡單,沒想像中過癮。

   個人認為動畫特技始終脫離粵劇之應功和手段,間中用作點綴無妨,多用不宜。

   場面設計上,第一至三場都加插了歌舞,其它亦不乏特意安排之舞美和對拆,務求令三位主角有所發揮。不過紂王近身宮女和歌姬服裝太素便打了拆扣。同樣妲己亮相之裝扮亦不夠鮮艷,多少影響了人物的出場威力,反之在第五場<魂夢西纏>中伯邑考魂歸會妻的紅衣則過閃,這都反映服裝設計未掌握得宜。

   演出方面,衛駿輝的伯邑考文勝於武,造型亦然,在第五場<魂夢西纏>中本有大幅做工,不過水袖與身段的配合還待提升;陳咏儀的蜜兒歌優於做工,本來外型較宜演妲己有大段武場做工,非她能耐,不然在場六的<狐仇妖陣>與謝曉瑩對拆應該更精采。反而謝曉瑩的妲己雖不甚美艷,以新人而言唱做算不錯。場三<酒池獻媚>中一段歌舞身段輕盈、腰支柔靭手指柔軟,其後在<狐仇妖陣>中把一串武場動作都做出來,雖然不夠純熟,亦未算漂亮,起碼有一定基本功。反而場一表現太冷就顯得木獨,在編劇的設計下她雖是個不笑妃子,始終妲己非一段姿容,大可放鬆口面,感覺會較貼近角色性格。

   《封神畫夢》展現了粵劇的活力,不單在其由中青甚至新人來演,更多是編劇加入的時尚元素和在處理上加求豐富舞台效果,為觀眾帶來了另類的觀想尺度。不佑是否擔心年青觀眾不慣聽大段唱情,此劇的唱曲明顯較少,長度亦比一般劇短。不過筆者覺得還是略為加長曲唱更圓滿。如在場三<酒池獻媚>中伯邑考以琴歌教授妲己,這段調情戲可以豐富一點,尤其往後設計妲己這個狐神因妒傷了蜜兒才招天讉,這份情影響非小,前面鋪排不妨多加一兩筆,那麼她有神都不做就更加合理。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