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紅梅

節目演出時間表
連接 演出日期 場數 項目主題 演出劇目 演出場地名稱
2015-06-13 至 2015-06-17 5 《李白紅梅》香港首演 李白紅梅 新光戲院大劇場

 

報刊劇評

 《李白紅梅》李居明最狂放的創作

 現代戲曲2015/7-8 撰文:郭豪昌 

此劇成功將時空交錯的科幻感、詩人的豪情奔放、傳統詩歌的浪漫、編劇的創造力,統統融為一體,塑造一齣融合中西藝術特色,極具想像力的藝術作品 …… 

一代詩人李白,是盛唐最為傑出的詩人,有「詩仙」、「酒仙」、「謫仙人」之稱。他的詩作,與屈原同樣成為中國文學浪漫主義的典範,作品想像豐富、浪漫奔放、意境奇特。

李白的詩作及生平,儘管為人熟悉,但對於他的祖先考究,歷來學者都有不同爭論。而談到他的愛情文獻,更是片面零碎。或許《李白紅梅》 編劇李居明大師正看中此點有較大的創作空間, 決定脱離史實的限制,利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以全新的角度,為李白締造一段浪漫哀怨的情愛故事, 並讓其從中尋覓自己的身世。

 

穿越時空  創作別具一格

《李白紅梅》全劇共分五幕:<道姬歸山>、<琴壺滴漏>、<神琴獻武>、<酒池刺帝>及<鏡湖遺恨>。故事打破了歷來有關李白生平故事的格局,另闢新的敘事角度。第一幕<道姬歸山>,先由好友賀知章(畢海榮飾)道出李白(黎駿聲飾)曾為楊貴妃寫下《清平調》,而貴妃曾為他磨墨、高力士為他托靴、玄宗為他譜曲,刻劃出李白當時的高尚地位。隨後即轉入主題,敘述李白遇上一位八十八歲的道長紅梅(又名上官明月)(陳韵紅飾)入定留身,她向李白遺下一把牙梳、一張琴稿,並道出一句:「汝歸來兮……」掀起了本劇的神秘魅力。究竟這位紅梅道長,與李白有何淵源?此幕情節,頗為耐人尋味。至第二幕<琴壺滴漏>李白不耐好奇,攜稿尋找琴老(勞劍峰飾),希望知道他與老道長的關係。此刻他遇上繞樑古琴,並誤把酒沾於琴上,與琴通靈。頃刻風雲色變,李白被古琴帶到七十年前的武周時代,展開一連串極具新意的情節。首兩幕皆充滿神秘及科幻感「跨越時空」的故事創作,是近年本土粵劇難得一見的。

 

回到武周  揭破身世之謎

第三幕<神琴獻武>及第四幕<酒池刺帝>,都是時光倒流到武周時代發生的情節。李白誤闖年輕時紅梅的閨閣,記述兩人愛情的開始,開展本劇的敘述主線。李白生於盛唐,當知武周一代的歷史。各人對其能預示未來,驚為神人,情節中夾雜不少諧趣。整體來看,編者對李白及紅梅的情愛鋪敘其實不多,反之花不少篇幅,敘述李白在另一時空所遇到的政治人物及歷史問題,例如:李白預言武氏終歸大唐血脈,招致奸 佞來俊臣(陸敏渭飾)對他的殺害;李白知道唐中宗會復位,力勸廬陵王(即中宗)(陳駿旻飾)遠離來俊臣,並贈靈琴予他回朝獻母;李白後獲武則天(彭熾權飾)召見,經他勸説,武則天終還朝廬陵王李顯;而李白與武王的傾談中,更揭破自身乃李建成玄孫的身世;紅梅為父報仇行刺武則天失敗,最終冰釋前嫌。編者將以上情節環環相扣,李白在時空交錯下產生的情節,頗為有趣,亦具新意。最後李白及紅梅得到武則天成全婚事,還親自撥弄繞樑古琴助興。可是武則天突然壽終昏倒,誤將古琴推落酒池,古琴再次顯靈, 將李白瞬間帶返盛唐,李白與紅梅依依哭別。此兩節時空交錯的情節,佔了全劇不少篇幅,全是編者大膽的想像與創作。雖然筒中的人物情節偏離歷史原型,但故事不乏創造力及戲劇性。

 

虛實相間  結局淒美動人

最後一幕<鏡湖遺恨>最具感染力,是全劇的重頭戲。此幕敘述李白返回盛唐,並有感「時空交錯」如夢境一場。「時光倒流」視為一夢, 可無需處理第三至第四幕情節上的犯駁。畢竟「夢」是脱離現實的,因此有極大的創作及發揮空間。但細看情節,李白所遇上的人與事,有種似 夢非夢的感覺。紅梅道長的牙梳、琴稿及一句:「汝歸來兮」,都是現實的意象。這段情緣,不全是虛幻的,而是一段超越現實、跨越時空的情愛,不能以常理去理解。或許真正的李白,他的思想境界,就是如此吧。

<鏡湖遺恨>銜接第一幕的情節,有首尾呼應之效,重述紅梅道長入定。她的遺體被火化,眾道人將她的骨灰撒在湖上。李白知道紅梅已死,他利用靈眼符,在湖上重見紅梅最後一面。兩人訴盡離情之際,李白突然決意躍入鏡湖之中,自此與紅梅一同遨遊於明月之間。此幕的情節,現實與想像交錯,虛實相間,極具浪漫色彩,展現出一段浪漫哀怨、超越生死、跨越時空的情愛。

 

經典詩作  嶄新解讀剖析

既然以李白作為題材,當然不少得將經典詩句入劇。在劇末<鏡湖遺恨>一幕,多位童子分別吟誦《將進酒》、《送友人》、《靜夜詩》等詩作。編者賦予新意,安排李白指出童子誤解詩句。《靜夜詩》中的「明月」非指景象,而是指超越時空七十年的伊人紅梅——上官明月;而「故鄉」實為「故香」,他所思憶的是初見紅梅時的體香。編者可謂想像無限,除了情節革新,更將經典著作有突破的演繹及剖析,以配合情節。

經典成語「水中撈月」,家喻戶曉。傳聞李白曾在江面泛舟飲酒,醉時看到水中明月,想伸手撈它,最後竟失足跌在水裡淹死。編者利用典故再行創造,鋪排紅梅的骨灰撒落湖上,讓李白在湖上重見紅梅(明月),躍入鏡湖,締造纏綿幽怨的情節。編者美化經典,增添浪漫色彩及感染力,不但為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更有一份不能釋懷之感。

 

舞台效果  營造浪漫色彩

李白一生最愛的離不開酒、琴及明月。編者善用這些物象,貫穿情節。全劇情節中,李白手不離「酒」;利用「古琴」作媒,跨越時空;以紅顏象徵「明月」,此鋪排確實巧妙,意念新奇。除此之外,本劇有不少悉心設計的場景。例如在<鏡湖遺恨>—幕中,編者敘述李白夢醒後,憶念故人,心情悲痛,於是弄劍起舞,誦出經典詩作《月下獨酌》。此時此景的「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明月就是紅梅。李白揮劍起舞,酒後狂歌,編者安排一位穿黑服的演員扮演影子,在幕底跟隨李白的一舉一動,營造出「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之景,極具視聽效果,意境悲涼,情感澎湃,充份流露出李白的孤獨寂寥,相思之痛,場面感人。這都是編導悉心設計之功,亦呈現出本劇的原創性及藝術性。

本劇在音樂、燈光及舞台設計的運用,同樣可見編導的心思。例如在第一幕<道姬歸山>,年老的紅梅由一群道人駕車陪伴出場,具有莊嚴的氣 勢,烘托出一股神秘感。此外,在<琴壺滴漏>及<酒池刺帝>中,帶領李白穿越時空的繞樑古琴,配合轉動及燈光效果,極具靈性。在穿越時空之間,燈光及螢幕展現激光及時空隧道的特技效果,營造科幻感,都是粵劇中首見的。

大師的劇作一向善用小曲烘托場景氣氛。如劇末,紅梅的骨灰撒在湖上時,用上《二泉映月》 作為背景,烘托出一股悲涼哀痛的氣氛;而小曲 方面,在<神琴獻武>一幕,將著名的古箏樂章《關山月》(《關山月》原是李白詩作)重新譜詞, 讓李白表達自身的寂寥,對身世的疑惑;接近尾 聲部分,更引入西方電影主題曲《時光倒流七十年》,重新譜上新詞,讓李白在湖上重遇紅梅時,透過此曲訴盡深情。雖然曲調旋律有濃厚的西方味道,但調子憂怨,對於抒發纏綿悱惻、柔情哀怨的意境,增強不少感染力。

 

故事格局  取自西方電影

編者將西方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改編成粵劇,筆者進入劇場,已聽到此電影主題曲「Somewhere In Time」,相信帶給不少觀者集體回憶。熟識此電影的觀眾,相信不難發現本劇的故事框架及橋段,與該劇極為相似。編者將一句「Come back to me」改成「汝歸來兮」;「陀錶」改為「牙梳」;穿越時空的工具由「催眠」、錢幣」改成「古琴」,以中國傳統的文辭、物件的意象體現更高層次的浪漫色彩及藝術美感。

盡見編者的造詣及心思。將西方時空交錯的故事元素,創作在一個中國文學家身上,的確是史無前例,更是一個大膽的嘗試。編者取材一代浪漫主義詩人李白,做法是十分適切,因為不論在創造劇情或刻劃人物方面,都有很大的想像及發揮空間。

 

創作奇幻  作品接踵而來

綜觀編者多齣以文學或歷史人物為題材的作品,如孔明、蘭陵王、潘金蓮、司馬相如、蘇東坡、李清照等,本劇故事可算是最具原創性,有別以往的風格。雖然在文學及歷史的角度上,情節或許令人有感荒誕無稽,相信未必得到所有觀者認同。惟是從創作的意念及手法的層面上看,他能將一齣西方經典電影的橋段及元素,揉合中國歷史及文學家的素材,實是一項艱鉅的挑戰,大膽的嘗試。此劇成功將時空交錯的科幻感、詩人的豪情奔放、傳統詩歌的浪漫、編劇的創造力,統統融為一體,塑造一齣融合中西藝術特色,極具想像力的藝術作品。

 

佈局精妙《李白紅梅》賦現代氣息

現代戲曲2015/11-12  撰文:鄧蘭

時光倒流的情節在電影、電視劇和舞台劇中並不新奇,不過用於粵劇中,也不是新或不新的問題,而是膽色……

 

自6月開始新光新戲又活躍起來,李居明繼去年的《金胎蝴蝶夢》又有新劇面世,首推由廣州粵劇團演出的《李白紅梅》。去年看過盛世天戲劇團與廣州粵劇團合作的《情話蘇東坡》,印象深刻。這回看《李白紅梅》不但期待且更多一分好奇,那是編劇如何入手寫李白,《李白紅梅》又會是怎麼一個故事。6月15日看過後,也被其創新的視觀和奇偉的佈局吸引,欣賞紅伶妙韻之餘,其賦現代色彩的氣息更把粵劇藝術的豐富內涵帶進另一層次,為粵劇開闢出一個新里程。

 

時空穿梭 佈局大膽

首先在佈局方面,時光倒流的情節在電影、電視劇和舞台劇中並不新奇,不過用於粵劇中,也不是新或不新的問題,而是膽色。活在唐明皇天寶年間的李白跳進時空,回到七十年前的周武時期,與武則天對戲。如何走進時光隧道是一大難題。

古代出現E.T會好搞笑,雷電大作又會太簡單,編劇利用了一琴一酒,兩者皆為詩人之良伴 (尤其劇中主角李白)開始奇妙旅程。場二李白追查八十八歲紅梅道長入定留身之秘,憑琴稿找到古琴「繞樑」,卻誤把酒灌在琴上,便隨曲進入時空。場四當一切道破解真後,也因r繞樑」誤跌落酒池,產生時光變換把李白送回他所生於的時代。由神琴因喂了酒而能穿越時空把時光倒流的情節合理化了,處理上亦不失美感。

在新視觀上,《李白紅梅》有兩度玄妙之處,一為李白身世,二為其詩「靜夜思」之意含。二者皆有新角度。李白為何受唐玄宗禮遇,編劇把一則網上考據指李白為李建成的玄孫作為此劇的歷史背景,當李白遇到武則天,便揭露了李白的身世。

至於「靜夜思」中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編劇指舉頭望明月之明月其實是一位女子之名字,而低頭思故鄉的鄉應是「香」而非鄉,詩人思念的正是那名叫明月的女子和她的香氣。而這首詩亦牽引出故事別樹一格的愛情線。

 

創意題材 開闢新窗

場一李白遇上紅梅道長入定留身之大典,她竟以青蓮稱之,青蓮居士乃李白另一自稱,道長更留下「汝歸來兮」四字,李白不解。場二李白根據道長留下琴譜與牙梳追查下去,意外地跌入時空,場三回到周武時代,李白認識欲替父報仇行刺武則天之上官儀的長女明月(即紅梅道長),二人險遭武則天身邊的酷史殺害,幸得李白因早知周武的結局,曾幫助武則天的兒子蘆陵王而因此可以化險為夷。場四武則天不但揭示了李白的身世,更恕了行刺她的明月,並賜婚二人。一對超越時空的情人卻因武王誤把神琴翻落酒池而分張。場五回到天寶時期的李白對著鏡湖勾起重重思念,望著水中明月,想到他與明月雖生於不同年代,若二人的靈魂融入明月之中便可生生世世在壹起,毅然投湖,欲求與愛人相聚。接著兩人在一大月光下匯聚作結。時光倒流的愛情故事超越了一般跨越時空的人鬼/妖相戀,為粵劇題材開闢一個新窗口。編劇用得其所之餘,其法亦為故事添上新意,更重要是把現代氣息注入粵劇中,又無損粵劇本身的法度。儘管題材創新、故事精采、佈局奇偉,若無悦耳優美詞曲,也不算是成功。然這方面,李居明續有亮點。《李白紅梅》不乏精美小曲和梆黃。整體撰詞更是自然揮就,並不艱深難明。

 

生旦合拍 曲韻宜人

至於演出方面’廣州粵劇團的黎駿聲與陳韵紅的合拍和傾情演出實在令此劇更臻完美。黎駿聲的李白坦懷俊逸,同帶三分才氣和詩情,劇中有多段獨唱,或醉或舞盡顯豪情。陳韵紅嬌媚又略帶淘氣,今次放軟嗓音、收了尖音,曲韻更宜人。彭熾權的武則天威尊並重、造型一流,十分奪目。若真要找瑕疵,倒要提提服裝設計。雖然此劇仿效唐朝服飾,男服小袖,女梳大髻,但在粵劇中並不需要以此為依據。粵劇服裝少了水袖局限了演出者表現身段並不可取;而大髻的髮飾也不及一般粵劇髮飾美觀。其次是女服的質料比較劣,根本表現不到唐服之美,不如採用傳統大戲裝束應會更理想。

李居明在場刊中不諱言因喜歡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而望將之改為粵劇,並套用在《李白紅梅》裡。既然此劇的佈局、故事與愛情線均達效果,又呈現了時光倒流的一段感人愛情,不如就讓觀眾自己去感覺、欣賞和迷醉其中迷夢會比道破更令人著迷。這道破不關乎在場刊中的資料有沒有提出這點,而是這個戲除了加上新曲〈關山月〉,終曲更以〈時光倒流七十年〉的主題曲入譜,由黎駿聲與陳韵紅合唱出。這最後一曲,儘管生旦努力演繹,還是有些異國情調,曲調跟整個戲有些偏離。個人認為如不用這主題曲,就讓觀眾從戲的鋪排去細味當中的情韻,感受《李白紅梅》這一套粵劇竟有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的醉人意象更為好!

 


© 2012 大新光圈 - 新光戲院大劇場